•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我是个大夫
        再说一句?那是不可能滴,因为再说一句就是两句了,楚河可没有一句话重复两遍的习惯。

         戚颖颖不因为楚河没有重复一遍而放过他,这个小骗子竟然敢说她胸大无脑,她所在的武术学校里都没一个人敢说这四个字的。

         戚颖颖呀地一声就冲了上去,看那架势就是一个标准的饿虎扑食。

         “小贼休走!看掌!”其声势和形象像极了电影里的那些侠女。

         楚河回头一看,魂飞魄散,这是打算要非礼老子的节奏吗?

         戚颖颖呀的一声单掌开碑,一掌就拍在楚河的胸前。

         楚河一个仰面朝天就倒在了地上,脑袋重重地磕在了地面上。

         立刻眼前金星乱闪。

         戚颖颖当时就懵比了,她料想到这个小贼是个骗子,没想到却是这么不中用的骗子,怎么一掌就倒下了。

         莫非是装的?

         戚颖颖就两手拄着膝盖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楚河,发现这小贼呲牙咧嘴的好像十分痛苦的样子不像是装的。

         戚思远几步走了过来,责怪地看着孙女:“你是练武的,下手这么重,要是把人家打坏了怎么办?”

         戚颖颖一撇嘴:“他不是练武的吗,我轻轻一掌他就倒下了,就这也敢大言不惭要教你们拳法,还说他不是骗子,哼!”戚颖颖仰着脸扭到一边,一副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架势。

         戚思远可没管孙女是怎么想的,虽然这个小伙子被她孙女一巴掌就拍倒了,但他却始终没当楚河是骗子,一个骗子能一眼就看出他身体里几十年的内伤吗。

         戚思远拉起楚河:“小伙子!你没事儿吧?”

         楚河本来是想说有事儿,就凭戚颖颖这般刁蛮他也应该讹两个钱花花,但是一看戚思远想想也就算了。

         “没事儿我没事儿。”

         “我孙女其实人挺好的,就是这脾气差点,属驴的。”

         戚颖颖不干了:“爷爷!谁属驴了?”

         “你就是属驴的。”

         戚颖颖直翻白眼:“你不也是这样吗。”

         戚思远被气笑了,拉着楚河的手坐到了一张石桌上:“来小伙子我们好好聊聊,别理我孙女。小伙子!刚才你说我身上有伤,你是怎么看出我身上有伤的?”

         这个楚河就没法和戚思远解释了,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是个大帝有火眼金睛吧。

         “老爷子!我怎么看出来的这个无法细说,我只是从你的动作上判断出来的,你这是伤了肺和脾,当初受伤的时候治疗不及时,落下的病根。应该有些时间了,我若猜得没错应该有三十多年了吧?”

         戚思远的眼睛瞬间就闪亮了,立刻肃然起敬:“你说得没错,整整三十几年了,那时我还在部队里当警卫员,在和南方的那个国家发生战争期间受了重伤,我被抬下来的时候谁都说我活不了了…;”

         戚颖颖打岔了:“爷爷!”

         戚思远嘿嘿笑了两声:“你看看,那时你们还没出生不了解这些事情,咱就不说这些陈年老事儿了。我身上的伤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确实因为当时治疗不及时落下的病根,后经多方医治也没有彻底的治好,唉!”

         戚思远一声叹息,戚颖颖赶紧跑到戚思远的身边给戚思远轻轻捶背。

         “那是没有找到正确的药方,若是有正确的药方,您老这病不算什么。”楚河轻描淡写地说道。

         戚思远立刻就激动起来,眼睛都开始放射金光了:“小伙子!你说我这老病你能治好?”

         楚河沉思了一下才回答道:“应该问题不大。”

         戚颖颖偷偷地撇了一下嘴,她爷爷的病几乎看遍了全国最有名的医院,多少中西名医都没医治彻底,这毛头小子竟然敢大言不惭说能治好!

         她现在越发断定这个家伙一定是有所图,她必须要当面揭穿这小子的假面。

         “照你这么说,我爷爷的病你能治了?那你用什么方法治疗?煎药,针灸还是推拿气功。”戚颖颖的语气里满满的讽刺嘲弄。

         楚河淡淡地扫了戚颖颖一眼:“我只说能治,但我说要给你爷爷治病了吗?”

         戚颖颖被楚河一句话就堵回去了,对呀!人家只说能治,但并没说要给她爷爷治病呀。

         “死丫头!你再说话就回家去吧,净在这里捣乱,小伙子!别理他,咱们探讨探讨。”

         楚河故意得意地看看戚颖颖,还做了个挑衅的表情。

         戚颖颖立刻火烧眉毛,恨不得一个巴掌拍过去让这货脸上开满鲜花。

         “来来!小伙子!我这病一到下雨阴天就难受,我也算是深受折磨了,你说你有什么办法能治好我的病?你放心,你要是能治好我的病,钱不是问题。”

         俗话说病急乱投医,戚思远体内的伤已经折磨他好几十年了,他对治好病的迫切心情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戚老爷子!你这病通常的治疗手段都去不了根,只是治标不治本,唯一要想彻底治好就只能靠一种丹药。”

         丹药?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是药店卖的草药丸子?

         戚颖颖到底是年轻人,曾经看过几部网络小说,她立刻就联想到了修仙小说里所说的那些修仙者炼制的丹药。

         “你说得不会是像太上老君炼丹炉里出来的那东西吧?”戚颖颖没好气地问。

         “对呀!就是那玩意儿。”

         戚颖颖忽地站了起来:“小贼!你还敢说你不是骗子,你就算不是骗子也是大忽悠。”

         楚河没理她直面戚思远:“老爷子,你相信吗?”

         戚思远面露为难之色,像太上老君那样炼丹,这也太扯了吧。

         “这能行吗?”

         楚河呵呵一笑:“我和学校请了三天假,加上两天礼拜天,我有五天整的时间。我看您也不是差钱的人,这样吧,我给你列个草药方子,您就照着我列得单子把药抓回来,再预备一个丹炉,我亲自给你做这个丹药。”

         “你就会?”戚思远瞪大了眼睛。

         楚河点点头,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药材不是重要的,我列得这些草药都不是什么太值钱的药材,只说品种有点多而已,充其量也就几千块钱。但是丹炉这个东西就比较不好找了,也许大部分人根本就没见过这东西,我也画下来,如果找不到现成的找人制作一个也行。”

         可以治疗戚思远的病的丹药叫治愈丹,在仙界属于初级修行者必备的丹药,也是比较低级的丹药和楚河要炼制的凝气丹几乎是一个档次,炼制这一类的丹药根本不需要什么正规上档次的炼丹炉,只要有个炉子能比较均匀地分散火力就行。

         当然炼丹者的经验还是需要的。

         这方面楚河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楚河用笔列出了一个草药单子,然后又画了一个炼丹炉的样子,交给戚思远。

         “如果相信我,你就照我这单子去做,到时候为了不让你孙女怀疑我是骗子,我会到你家里当面给你炼制这种丹药,怎么样?好了,我还要到别处去溜达溜达。”

         戚思远赶紧叫住了楚河:“小伙子!到时候我们怎么联系呀?”

         “我是二高的学生,我没有手机,到时候你到高一六班去找楚河,或者到215号宿舍找我也行。”

         说完楚河就离开了这里,在蓝湖周围转了起来。

         他不想再看戚颖颖那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虽说她长得不错,但一个女人蹦着脸就是长得再好看看这也反胃。

         蓝湖的南端大约不超过二百米就是九鼎梅花山,山下有一条通向山顶的水泥路,有别墅依着山势向山上蔓延。

         能在这里居住的人都是洪阳非富即贵之人。

         楚河沿着水泥路走到了山顶,站在一个最高处眺望山下。

         九鼎梅花山像一条蜿蜒的幼龙,而山脚下的那弯湖水就像是幼龙搂着的一个龙蛋。

         此时夕阳西下,天地朦胧,蓝湖里腾出层层的水雾之气,把山脚渲染的如同一片仙境。

         这些水雾之气里就蕴含了一些灵气,虽热比较稀薄。

         这里大概是洪阳城最适合修行的地方了,等有了凝气丹体内凝出了真气到这里修行几个月估计就能到筑基期了。

         到了筑基期,一般的困难自己就能面对了。

         现在,楚河的计划已经制订的差不多了,如果一切顺利估计不超过三天就会有音讯了。

         楚河得意地笑了起来。

         不过计划没有变化快。

         楚河估计三天的计划还是有点保守了,他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大门警卫室就打来一个电话,说大门外有人找他。

         楚河非常的奇怪,谁会找他呢?到目前为止他在洪阳城里认识的人几乎都在学校里了,校外他没有认识的人呀!

         他晃晃荡荡地走到学校外,一眼就看见离校门大约五十米的停车位上停了一辆红色的斯巴鲁,一个女人正倚着车似乎很不耐烦的样子。

         戚颖颖?她来干什么?

         这货不会是跑到学校来告状的吧?

         楚河想想就否定了这个想法,若是告状她就直接去教导处了,哪里还需要找自己。

         楚阳犹豫了一下,向戚颖颖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