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青梅竹马
        第二天早晨,楚河坐着父亲的拖拉机到了樱桃山乡政府所在地。

         要到七十里外的洪阳县城,只有到乡里才有班车而且一天只有两趟。

         到了车站,楚河一手拎着一个袋子就下了拖拉机。

         这两个袋子一个装的是行李,一个是一编织袋带皮的新鲜花生。

         花生是那种早熟的花生,才从地里扒出来,这一袋子有三十多斤,拎着有点沉。

         拿行李楚河没意见,但拿那一袋子花生他就只能保留意见了。

         那袋子花生是母亲让他带到县城捎给袁叔家的。

         袁叔是他家以前的老邻居,大约在八九年前搬到县城去住了,当年两家的关系相当的不错,去年袁叔叔到樱桃山乡来办事儿还到他家来过一次。

         楚河考上的高中是县二高,是所普通高中。

         樱桃山考上二高的人有四五个,除了楚河外还有薛旗和梁圆圆,还有两个人是韩山和乐怡。

         乐怡是考上去的,至于韩山是怎么混进二高的这就只有天知道了。

         但是他们明显是不能坐班车的,这不人家开着一辆SUV来到了车站前。

         韩山从副驾座位上伸出脑袋:“薛旗,圆圆上车,带你们到学校去。”

         薛旗和梁圆圆兴高采烈地上了韩山的车。

         韩山扫了楚河一眼,往地面重重地吐了一口口水:“开车!”

         SUV嗖地一声远去了。

         楚河古井无波,甚至连看那车影都没看一眼,你就是让老子坐,老子也不稀罕。

         早晨八点,楚河到了洪阳县城,打了一辆出租车先到了学校。

         今天是学校的召集日,校园里都是学生显得乱哄哄的。

         填表、分配班级,交学杂费领校服领书本再到分配宿舍,这一番事情结束天也就中午了。

         楚河是第一个到宿舍的人,他把行李打开铺在左排上铺靠窗的位置后就拎着那袋花生出了学校。

         在校外一个拉面摊吃了一碗拉面后,楚河就按照母亲写给他的地址,坐公汽到了洪阳城南方。

         洪阳城南有一座大湖,大湖的西方是梅花山,梅花山下是一片片的建筑群。

         这里是一片已经开发和正在开发或将要开发的住宅区。

         按照地址楚河来到了一座两层别墅的面前,这栋别墅看样子是几年前开发的,大门还是那种前几年留下的白铁门。

         虽然是几年前开发的,但这栋二层别墅在洪阳这个偏僻的县城最低也值一百多万。

         由此可以看出袁叔叔家在洪阳也属于非富即贵的人家了。

         楚河按响了门铃。

         几分钟后,大门打开一条缝露出一张少女精致的脸。

         是个十六七岁少女,身穿淡绿衫子,一张瓜子脸儿,秀丽美艳,一双清澈的眼睛凝视着他,只是嘴角噙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论容貌比乐怡又强了一分。

         “找谁?”女孩皱着眉头语气生硬地问。

         如果没猜错,这位就是那个叫袁媛的女孩了,小时后鼻涕拉瞎跟在楚河屁股后面像泥猴一样的那个女孩了,只不过八九年不见已经出落成一个美女了。

         “请问这是袁清水家吗?”

         袁媛疑惑地看着大门外这个穿着一身明显来自集市地摊服装的瘦小少年,如果对方是一个中年以上的人她一定会以为这是一个职业要饭的,心底一阵鄙夷语气生硬地问:“是呀!这是袁清水的家,你要找谁?”

         “那你是袁媛吧?”

         袁媛眉头一皱,诧异地道:“你认识我?”

         “我是楚河呀,你不认识我了?”

         楚河?这个名字似乎已经非常的久远了,现在听起来仿佛出土文物一般。

         “你不记得了?你忘了你八岁那年我领着你去偷大柱子家的西瓜,等吃完瓜你就在我家睡觉,完了把炕尿了。”

         袁媛的脸上立刻飞出一片红霞,又羞又怒,这个家伙怎么回事儿,怎么一开口就提这个。

         袁媛没好脸色地道:“你来干什么?”

         楚河拎拎手里的袋子:“我妈让我给你们送一袋子花生。”

         袁媛的眼里闪过一丝鄙夷,花生?她爸爸是一个什么局里的科长,也是经常有人送礼的所在,可是从没见过有送花生的。

         一袋子花生才值几个钱!

         “我爸妈没在家,家里就我自己在家,你改日再来吧。”袁媛冷漠地说道。

         但是她的话刚说完,不料身后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袁媛!你在和谁说话。”

         袁媛心里这叫一个郁闷,这脸也打得太快了,她那边刚说她父母没在家,这边她母亲就出来了。

         一个中年丽人从里面走到大门外。

         “漆姨!我是楚河。”

         楚河?漆秀云楞了一下,迟疑了半天才想起来楚河是谁。

         “原来是楚大哥家的小河呀!哎呀!都长这么大了,快屋里坐。死丫头,你堵着门干什么,他是你楚楚哥。”

         袁媛把嘴撅得都能挂油瓶了,心里嘀咕:我当然知道他是谁。

         漆秀云虽然嘴里说得客气,但是眼睛却不露声色地仔细打量了一下楚河。

         一身加起来不过百来元的衣服,虽然模样还算清秀,但这身板怕是还没有袁媛的体重大,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楚河把手里的袋子拎起来递给漆秀云:“漆姨!我就不进去了,这是我妈让我给你们捎来一袋子今年的花生。”

         楚河看出袁媛似乎对自己不欢迎,也就没打算进屋。

         “别!来了那能不进屋,你妈会骂我的,快进屋坐,你袁叔今天正好礼拜也在家。”

         袁清水是洪阳县一个主管财政的小科长,此时正在客厅里看报纸。

         去年夏天袁清水到过楚河的家,自然是认得楚河。

         “哎呀!小河来了,过来坐,媛儿给你小河哥拿瓶饮料。”

         袁媛不情不愿地从冰箱里拿了一瓶饮料咣当一声放到楚河的面前。

         “这孩子!小河呀!怎么有时间来看袁叔和你袁婶?”

         楚河落落大方地道:“今天是学校的召集日,我是来上学的,我妈让我过来看看。”

         “噢!都上高中了,哪个学校呀?”

         “二高。”

         给楚河拿完饮料就准备往自己房间走的袁媛听到二高时就停住了脚步。

         “你也在二高?袁媛也在二高,说不定你们还是同班同学呢,以后要多多照顾一下我家袁媛。”

         袁媛一听这话最撅得老高,用他照顾?他那个小样还不知道用谁照顾呢?

         闻听楚河考了个二高,袁清水立时兴趣索然。

         别看洪阳县不大,可中学却不少,室内有三座高中:重点,二高和六高。

         招生规则是每年每个乡镇的成绩的前百四名名被重点录取,成绩次之的近三百名被六高录取,再往下的才临到二高。

         也就是说最好的和第二好的都被重点和六高挑走了,二高录取的仅仅是第三档的学生。

         这些学生里就是鱼龙混杂了,有好一点也有孬一点的,不过基本也就没有考上国内那些有名的学府的可能。顶多也就考一些杂七杂八的大学,最后出来能混个职员的也就算是出息了,再出息也就能成一个私营老板什么的。

         这也是袁清水失去兴趣的原因。

         楚河活了多久,岂有看不出这些迹象的道理,马上也就起身告辞,袁清水和漆秀云假意的推脱了几句之后,楚河就走出了袁家。

         但出乎楚河意料的是袁媛竟然主动送了出来。

         看着袁媛主动去送楚河,漆秀云担心地对袁清水说:“袁媛这孩子不会是看着小河了吧?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她主动去送一个人。”

         袁清水浑不在意:“咱家袁媛会看上他?你以为咱家袁媛是瞎子,刘局长的儿子袁媛都爱答不理岂会看上楚河。”

         “这可不好说,毕竟小时后他们可是在一起玩的,说不定有些童年的影子什么的。”

         “屁的童年影子,以后告诉袁媛少和这小子来往,他将来就是考上大学也就是个三流大学,出来说不定连工作都没有,这样的人和咱家袁媛根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袁清水说得很有道理,袁媛岂会看上一个其貌不扬又没有什么家世背景的人。

         她之所以主动出来送楚河主要是为了堵楚河的嘴的。

         “楚河!我告诉你,在学校里你不许说认识我?”

         楚河饶有兴趣地看着袁媛:“你是怕在学校里认识我这样的人丢人?”

         “可以这么说,还有以前我们小时候的事儿不许往外说。”

         “噢!我们小时候有什么事儿呀?”

         小时后袁媛可是吵着闹着说长大了要给他当媳妇的,难道是为了这个?

         袁媛担心的有这方面的原因,要是楚河在学校嘴上没把门的,说她小时后是他小媳妇那就磕碜了。

         “就是尿炕那样的事儿,爬树掏鸟窝什么的,总之小时后有关我的事儿一件也不许给我说出去。”

         楚河说的那次尿炕事件后,她可是光着屁股和楚河睡一个被窝来着,虽然那时候只有六岁,但这事儿要是被楚河说出去,她的人可就丢大发了。

         “那我要是不小心说出去会有什么后果?”

         “告诉你,我男朋友可是警察局局长,你要是说出去有你好看。”

         楚河面现不快,当年在仙界有除了洪老怪物外,谁敢威胁他一个仙尊!

         楚河的气势陡变:“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楚河的语气转冷,语气里有一种吞食天地的气势。

         袁媛被楚河这种气势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