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匣中尸乐
    黑鲸巨艇的这间狱室,整个由厚重的精钢板焊接而成,焊接处采用了特殊工艺,使焊接处的坚固程度不亚于钢板本身,整个狱室就像是用一个模具浇筑而成,浑然一体。

     这一点,被安卓体内的病毒很好地利用了。

     安卓的躯体在狱室内不断膨大,原本是要成长为一个有外形、有外壳的恶灵巨物,但当它充塞满了狱室内部,用尽全力企图将这个空间撑裂时,却发现其坚固程度喜人。

     于是,病毒们改变了生长方式,将整座狱室利用起来,变成了自己的壳。身体的成长不再蛮横膨大,而让安卓长成了一大坨方块肉,与狱室内部的体积完美吻合。

     有了这座坚固又密封的保护壳,脏器们就可以胡乱生长、放置了。

     人体的骨骼,哪一部分骨骼保护哪一部分脏器,都有其严密的逻辑和进化原理。于是,整个布局也就看上去很规整。

     在生物的进化中,这种布局不断被规划,修改,最终自然会诞生出一种美感。

     但是,如果生物具有这样一个狱室外壳的话,内部爱怎么长就可以怎么长,扭曲、凌乱、走形、乱放,怎么都行。反正那个四方的钢外壳不会变。

     这种违背正常进化路子的玩意,自然会引起人类的心理逆反,还有恐惧。

     安卓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玩意。

     这座狱室活起来了,上下左右乱摆乱摇,轻松摆脱了飞艇内部的建筑构造,不再是它的一部分了。

     独立之后的活狱室,那扇厚重如龟壳的门砰然打开了——堵塞在整个门框当中的,是一只硕大的眼球,眼球周边的血丝,统一朝中心的瞳孔蔓延。

     这只眼球朝外界“唰唰唰唰”上下左右观察了一番,显得异常亢奋。

     它发现了自己面前是一道走廊,走廊上有六个荷枪实弹的人类,正朝自己逼过来。

     不喜欢这几个人似的,那扇门又砰地关上了。

     与此同时,人类傻不啦叽的枪雨,开始朝那扇门密布射击,钢铁急速撞击着钢铁,激发出四散崩飞的火星。原本安卓探出巨爪的那道墙体裂缝,已经被她从内部扭合,弥补住了。

     一轮火力攻击中止,门的表面出现了和打出的子弹数量一致的小坑,却没有一个是小洞。

     安卓蜗居在精钢匣中,对人类这番自以为是的攻击反应冷漠,爱理不理,爱打就打吧。

     于是,这几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货,又集体开始了第二轮火力攻击,朝那扇门的表面密植子弹,绽放火花。

     第二轮火力攻击中止,门表面的子弹坑更加密集,依然没有一个小洞。

     黑伦之前那句话说的好啊——“火力可以全开,往死里打,我的船扛的住”。的确扛的住,这塔玛打了半天等于白打。

     安卓依然没有反应,它蜗居在自己的新家里,沉浸其间,忘乎所以,管你外面是什么风浪。

     这些守卫面面相觑,犹豫着要不要再2b一次。

     片刻的无语之后。

     终于,这些货又开始了第三轮火力攻击。

     终于,安卓彻底怒了。

     这些货接下来就会知道,一系列的人生大事就要发生了——殉职,军衔提升追授,抚恤金,学习报告会,烈士门牌,老婆和新男人叠加,这几位兄弟都将一步到位地得到。

     安卓原本乖乖巧巧地呆在那玩自己的,谁也没惹,硬是让这些货给激惹暴走了。

     这座静默的精钢四方体,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一部电梯,走廊便是它的升降通道,走廊对面便是它的一楼,它现在需要经过那十几个守卫,到一楼去,从它的速度来看,明显是升降用的铁链断了,它在坠楼,活活砸向一楼。

     面对飞速砸过来的精钢四方体,这六名守卫脑中的恐惧,还来不及通过神经蔓延到表情上,统统木然地看着那东西“唰————!!!”地一下就袭到了自己的眼睫毛前。这木然便是他们生前最后的表情。

     下一秒,“砰————!!!”地一声巨响,六名守卫齐刷刷被撞飞到了走廊尽头的墙上,急速穿越走廊的精钢四方体紧随其后,又“扑滋——!!!”一声压了上去。

     从侧面去观察,精钢四方体与墙壁之间是严密贴合的。

     所以说,那木然是他们生前最后的表情。

     其中的五个人,整个身体都被镇压在了四方体下面,看不见他们,其他在场的船员只能通过想象,来了解这五个好战友此刻是什么新形态。

     但还有一名守卫,当初被撞飞得有点高,所以被四方体挤扁在墙上时,头部是露在外面的。此刻,他的脑袋正位于四方体的顶部——活像王城中的高级官员在游行典礼上,把脑袋从蒸汽机车的天窗上伸出来喊口号,鼓舞人民。

     他此刻的表情,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种惨死表情——狰狞和可怖凝固在脸上。

     他的表情是木然的,眼皮有点耷拉。两个眼球大概是因为后方眼肌失去了活性,变得疲软,牵拉性不足,导致一个眼睛稍稍往右看,另一个又稍稍往下看,有点不太对光。从这一点来看,就知道那是尸体的表情了。活人不可能做出那样的目光。

     在浑身被挤扁的那一秒钟时间里,如果将这一秒钟放慢,那么,到底他是被压到什么程度时,才是灵魂离开身体,成为一具死尸的呢?

     那个微妙的生死之点,到底是在身体被压扁到什么程度时出现的?

     究竟是从哪一刻起,他脸上那木然的表情,尽管没变,但已是尸体的表情了呢?

     这是一个有趣的、带有哲学意味的问题。

     安卓将这六个人全然压扁之后,并没有立刻退开。它正身处一个“t”字形走廊的交叉点处。在它两侧,新的守卫,或者说急于投胎的人已经来到,纷纷举枪瞄准安卓。

     片刻后,安卓从墙壁上退开了,但墙壁上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片淡漠到不仔细看甚至都看不到的血迹。在它和墙壁紧贴的时间里,那扇狱门朝内部打开,安卓通过门洞,美美地舔吃光了这些自己做的饼儿,刚刚进化完,她是真饿了。吃完后再次关好了少女卧室的门扉。

     当然,那位活像高级官员参加游行典礼的守卫,他的脑袋还保留着,从狱室顶部掉了下来,“咕咚!”一声掉在了地上。活像一个塑料模特的头部,并不可怕。

     下一刻,无意义的密集枪雨,又一次齐射在安卓的重甲外壳上。造成了密密麻麻飞溅的火星,如同磨砂轮打磨钢铁的视觉效果。

     过量的无意义射击,终于有一颗枪弹擦过狱室表面,又从走廊墙壁上反弹回来,击中了一个守卫的头部,“嘎巴——!!!”一声,此人瞬间被爆头,软软地歪了下去,自食其果。

     即使都这样了,守卫队长依然强制命令,射击不能停!继续打!直到击穿厚重的钢板。他自以为是地认为,安卓也就是这身钢匣外壳牛`逼,里面就是一团蚌`肉而已。一旦外壳被打出一个孔,将枪管捅进去,一阵乱射,里面的嫩肉就会被打得稀烂。

     队长脸上的神情丧心病狂,边狂喊攻击命令,边操枪连射,仿佛自己才是嗜血的侵略一方。

     安卓正忙着在钢匣内部吃食物残羹,无暇顾及这些,懒得管。

     整个飞艇中的人类,都笼罩在了安卓制造的恐慌当中。

     (如果各位喜欢《全境恶灵》的这份刺激感,拜求收藏和推荐票,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