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我姓娇,叫我娇拉
    当晚,在黑鲸飞艇的餐厅里,黑伦坐在长桌的主位上,悠闲地切牛排,和船员们聊着天碰着酒,似乎地下恶灵适应阳光——这件特级预警的恶灵事件自己压根不知道。

     凯和天姬就坐在黑伦身边的侧位,两人身上已不是原来的服饰,天姬那身性感暴露的盔甲,被送入武器库擦拭并保管。凯那件宽大的亚麻衫,被侍者直接扔进了垃圾桶,然后为凯送来了一套新衣裤。凯终于穿上了人生中第一条裤子,顿感欣慰,但象象放养的太久,自由惯了,穿上裤子后走两步,顿时就扯了蛋。

     晚餐上的天姬,穿着一条浑然遮体的保守长身裙,甚至乳沟都被掩盖,只露出锁骨。

     凯一边闷头喝酒,一边斜眼偷瞄着身边的这个绝色大美妞。天姬这身平民淑女的装扮让凯心神荡漾——一个武装女王抛开了英勇和暴力的气质,转成了柔弱和贤淑的气息,尽管那只是一个假象,但这个假象之美,也足够让人砰然心动,心生征服欲了。

     天姬的这条长身裙尽管款式保守,只露出锁骨,但那对双球,在布料之下的形状依然清晰可见,清晰的可怕,这是布料的缘故。

     如今的王城,在女孩子当中非常流行一种布料制作的衣服,这种布料被称为“贴体布”。顾名思义,这种布能够异常亲和人体的肌肤,全然吸附上去,清晰呈现出下面人体的轮廓和细节。

     自然的,女孩穿上这种布料剪裁而成的长身裙,胸部的布料会完全吸附住双球,将双球的最真实轮廓完美呈现。纤细的腰肢、圆润的小肩膀就更不用说了。即使肚脐这样细节的部位,也会在这种布料下清晰呈现。

     这种布料制作的衣服,是好身材女孩的不二之选,自若地展现女体之美,是王城如今的时尚潮流。原本那种衣服——穿上后,胸前是一大团不分彼此的模糊之物,这样的服饰早已被女孩们的爱美之心摒弃。

     当然,因为下身是蓬松的裙子,完全不必担心那里的身体轮廓会呈现出来。

     此刻,天姬穿上这样的长身裙,何止是凯会侧目,那些男船员在聊天说笑之间,也在不时偷瞄天姬,自以为不会被对方发觉。实际上,天姬是懒得理会。

     随着船员陆续来到餐厅落座,最后都到齐,黑伦船长拍了拍手,餐厅中杯酒相碰、大快朵颐的融洽气氛,即刻回到了工作状态的死寂。所有船员的目光一齐看向船长。

     “今天,咱们还没来得及和新朋友打个招呼,”黑伦看着凯和天姬微笑道,“互相介绍下吧。”

     面对大庭广众,天姬的脸上稍微挂上了点微笑,说道:“我叫天姬。”

     “恶灵之地的武装女王,”黑伦当着众人面,给天姬脚下垫高台阶,“天姬小姐独自一人在古拉斯驻守了整整三年。在座的女士们,还有哪位敢说自己是女英雄?”

     “寂寞吗?天姬小姐。”长桌两侧落座的人中不知道是哪个汉子问道,顿时引来一阵欢笑。

     天姬不置可否。

     众人笑完,安静下来,这安静又持续了两秒后,凯才意识到该介绍自己了。

     凯恭敬地朝众人点了下头,“我叫凯,就一个字,无姓。很荣幸登上黑鲸巨艇。”

     “萨隆卡监狱爆发了丧尸异变之潮,凯先生是唯一越狱成功的人。”黑伦为每个宾客脸上贴金,是他作为主人的待客之道,“没有武器,没有防具,看来他有一个超级大脑,连我都得佩服他。”

     “没有带个妞一起出来吗?凯先生。”长桌两侧落座的人中,又不知道是哪个家伙起哄道。再次引起一片欢笑。

     这句话多少刺中了凯,他僵硬地陪笑了两下。

     大伙笑完了,一个少女吃吃的笑声这才响起,因此很是醒目。

     凯的目光转向对方,看到一个齐耳短发的女孩,模样甜美,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和薇儿年纪差不多。

     这么小的年纪,可她上身的衣服——却只是两条交叉裹住双球的白色布条。很自然的,双球下部的圆弧便坦露无余——那里是女孩子通常都不愿坦露的部位,她们顶多就是把乳沟多露一些。而这个女孩,看得出她平日就是这副暴露的装扮,脸上丝毫没有羞怯,只有自若。

     凯和女孩相视而笑。

     这里尽管是军队,但凯发现,除了飞艇的守卫们穿戴着军事化的盔甲,船员们几乎都是便服,行为举止里也看不出军人的做派。

     “你刚说你无姓?单字的名字可不多见哦。”女孩瞧着凯眯眼笑道,然后欣然介绍自己,“我姓娇,叫我娇拉。”

     听到这个姓,凯顿时把嘴一扁,无言以对。

     娇拉话音刚落,她身边一个黑胖子接着自我介绍道:“我姓艾,我叫艾蒙。”

     凯的嘴扁得更长了,靠,这都什么姓啊,性`交,性`爱。

     “我姓季可他们都说不喜欢这个姓,叫我季里。”精壮的小伙子,机枪手季里踊跃地自我介绍。

     “我姓冷但我喜欢夏天,我叫冷耳。”一个长相怪异、戴着鼻环、身材细长得诡异的男子,冲凯双手合十说道。这副模样,这个行礼方式,还有这个名字,大概是古代某个少数部族的后羿。

     凯依次冲这些人勉强微笑,性`饥`渴,性`冷淡,呵呵。

     其他人陆续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凯压根没记住各位的名字,满脑子都回响着之前的几个敏感词汇,总感觉这些人在合伙玩自己。

     凯的直觉告诉自己,这艘飞艇水挺深,自己还是少说话的好。

     果然水深,待大家介绍完自己,黑伦船长总结道:“这些人追随我多年了,都是我做海盗时的得力部下,娇拉呢,那时还是个小女孩。”黑伦说着看向娇拉,娇拉则对老船长回以媚笑。

     海盗?得力部下?凯顿时感到自己周身齐刷刷全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凶手!包括那个甜美的娇拉。

     凯从上船以来的疑惑终于真相大白!果然啊,从一开始就感觉这些人怎么看怎么不像军人。搞了半天都是些被招安的草莽英雄。

     看着媚笑的娇拉,凯不自觉开始幻想她是如何杀人的——色诱对方上床然后一剪刀剪下去?还是自己服了解药后,用舌吻喂给对方毒`药?凯相信她和老船长肯定有一腿。

     “这船水深啊。”凯抹了把额头的冷汗,在内心如此说道。

     “娇拉,给凯先生和天姬小姐添点酒。”黑伦船长冲不远处的女孩说道。

     娇拉便含情脉脉地瞧着老男人,身子前倾,屁股一撅从座位里站了起来,拿起酒壶,然后迈开两条匀称的腿,绕到凯和天姬身后。

     娇拉不是天姬那样的长身大美女,她个头小,但身材很匀称,属于这个身高范围里的标准美肉身。

     待娇拉站起来,凯才看到,娇拉的下身是一条白色包臀的齐x小短裙,如此短小的裙子,其左右侧面居然还开叉至跨骨,其间的露肉处用交叉的网绳连接。配合上身那两条交叉裹住双球的白色布条,和全裸的光洁腰肢,可谓诱`惑十足。而这诱`惑,是来自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

     凯严重怀疑,这是黑伦老东西给女孩从小调`教出来的打扮方式。

     “此船看似在天空,实则在深水之中。”这是凯最终的总结,还押了韵,不可谓不深刻。

     (拜求收藏,即将过四百,大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