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女魔夜访
    天姬很清楚,现在捕捉一只长棍丧尸的*,是自己的首要任务,必须将地下恶灵对阳光不再畏惧的证据交给王城,好让浑浊之眼商讨对策。

     窗外的雨声骤然加大,凯和天姬都不禁将视线投向窗外。

     椅子里的天姬屁股一撅,站起了身。

     她迈开长腿来到窗前,打开窗户,伸了个久久的懒腰,看到外面的土地在雨中已渐渐发黑。

     “你能帮我吗?”凯诚恳问道,“我只想找到薇儿。”

     天姬背对着他,依然望着外面的雨,没有回应,她脑中浮现出当初看到薇儿尸体的情景。

     “你知道那辆车会带着她去哪吗?”天姬望着雨说道,“就算知道,你又怎么追的上?”

     “沿着车轮痕迹,迟早我会找到。”凯口气顽固地回答,“而且下雨了,轮胎痕迹会更明显。”

     “古拉斯可不是一片荒原,到处都是废弃的城镇街区,何来车轮痕迹?”天姬解释。

     “我得走了。”凯依然做了这个决定,“就算徒步,我也得去找她。”言下之意自己不屑于巴结天姬,使用她的机械车。

     “愚蠢。”天姬直截了当地用这个词回应道。

     凯从椅子里起身,理也不理天姬,朝房门走去。

     天姬转脸盯着他,直到凯的手握住了门把,她才叹了口气,做了个决定,说道:“等等。”

     凯停下。

     天姬将手摸进自己胸甲,掏出了属于薇儿的那片衣服碎布,“看看这个吧。”

     凯转回身,天姬将缝着号码的布片递到他面前,这一次,一向漠然的天姬眼中只有柔软的神情,那是无力和同情。

     凯的目光木然投在碎布上,顷刻便瞪圆了眼睛。

     他一把抓过天姬手中的碎布,这片碎布的出现,让屋内的气氛立刻变得窒息。

     面对碎布上面的三个信息——“萨隆卡地下监狱五层121号”的字样;号码旁的图画,一个坏笑的狗熊头;碎布上的血迹——凯闷头盯着不放,反复鉴别,反复回忆,在判定千真万确是薇儿衣服上的之后,他腾地扬起脸,逼问道:“你从哪弄到的?!”

     “薇儿的尸体旁边。”天姬尽量用柔软的口吻去讲这件残酷的事,“丧尸撕碎了她的衣服。”

     然后,天姬就真切地看到了——绝望和恐惧是如何从一个人脑中迸发,通过神经,绵延到他整张脸上的。

     “那辆机械车后来出了故障,失控撞在一座谷仓上,车头的发动机起了火,谷仓也被点燃。我在远处看到烟就赶了过去。薇儿被困在后座上,火焰没有波及到她,等我赶到的时候,丧尸已经围住了她,她已经死了,衣服被扯碎在地。因为看到有女囚从地下监狱逃出来,我就决定来这座监狱勘察一下,确定这里的囚犯是死是活,还是全部变成了丧尸。所以我们才会遇见,经过就是这样。凯,我没必要骗你的,对吧。如果我遇到的薇儿还活着,我完全可以直说。还有,薇儿身上唯一的衣服就是那件囚衣,在丧尸遍地的古拉斯,什么情况会让她的衣服变成带血的碎片?即使那只是一个不致命的伤口流的血,那也是一个必然感染的伤口。”

     解释完这些,天姬觉得自己已经没必要再说什么了,便将目光转开,不再看此刻绝望的凯。

     天姬唯一能感觉到的,是房间里的空气凝固住了,凝固的核心便是凯。

     之后的几秒很漫长,别开目光的天姬,感觉不到凯的任何动静。

     她默默拉开房间的门,走到外间,带上了门,把私人空间留给对方。

     天姬来到窗前,雨正急促地下着,被涂得灰黑的大地上,零星的丧尸浑身湿漉,一边幻想着肉,一边安静漫步。黄昏的天色在渐渐转暗。

     天姬发呆看着外面的丧尸,任时间流过。

     在她身后,内间的屋子始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是天姬认为的最好的情况。

     在进入地下监狱捕捉长棍丧尸之前,天姬先得发出信号,招来援军,地下恶灵的拥挤程度,强悍程度,不是她一个人能应付来的。她打算去这栋守卫宿舍的楼顶,释放信号弹,现在已是黄昏,自己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等——等天黑,等凯振作起来。

     无所事事的时候,大脑便会自动开启回忆,天姬在想一些陈年往事,漫无目的地想,想过之后甚至立刻忘了自己刚想的是什么。过分安逸的时候,她不禁会感叹,自己居然在古拉斯这片废土上独自呆了三年,孤僻的性格让她习惯了这儿。

     这三年间在古拉斯,她见过的人类,也只有那些精神病流浪者。对了,还有“她”,不过“她”不应该算是人,只不过有着一副最完美的女性躯体而已。

     自从那次天姬在墓穴中遇到她,两人打了一场,天姬逃跑之后,一天深夜,这个女魔居然拜访了天姬的小木屋。

     当然,在她靠近小木屋的时候,天姬的身体就已经感应到了对方。

     随着强烈的神经反应,天姬从睡梦中惊醒。来不及穿戴盔甲,天姬裸`身操起自己的机械弩,准备应战。

     小木屋的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蛮横撞飞后,天姬看到她正站在门外,两只胳膊交抱在饱满的胸前,以此表示自己根本没有动手,门便飞了。

     她站在那,打量着面前紧张到顾不上穿衣的天姬,露出好玩的微笑。

     丝毫不敢轻敌的天姬,其凝神的右眼、与机械弩的准星、对方的心脏已成三点一线,随时准备射击。

     此次作为一名登门拜访的客人,她将自己的漆黑长发盘成了一个优雅的发髻,不再披散以示礼节。身上穿着一件暴露的连衣长裙——胸部仅竖着两缕布条,刚好遮住双球的羞点。长裙也是两侧开叉的,一直开到胯部,于是长裙变成了两片长布,那对丰美的大腿便时隐时现。冷风刮过,两片长布向左边飘起,右侧的整个腹股沟都坦露无余。

     她在风中抚了抚自己冰冷的胳膊,歪起眉头望着天姬,神情中满是嗲怪,似乎在抱怨天姬没把自己让进屋,让它继续呆在这寒冷的室外。

     此时她依然保持着人类女性的漂亮眼睛,眼眶中并没有化为一团腥黑,大概她在战斗状态中才会是那副模样。

     她朝天姬走近了两步,警惕的天姬随之后退两步,却撞到了背后的一个人。

     天姬吃惊地回头,发现她正站在自己背后,戏虐地笑着。天姬再次望向门外,她依然好端端站在那,冲自己戏虐地笑,并未进来。

     显然是分身技能。

     门外的她走进了屋子,另一个她绕过天姬,走向自己身边,临走时还轻佻地抚摸了下天姬的脸蛋。

     面对这个无害的抚摸,天姬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必要,也没有反抗的可能。

     一对孪生姐妹般的女魔,并肩站在了一起,两人相视而笑,然后一齐朝天姬挥挥手再见,是柔弱女子告别的姿态,她们以完全同步的、相同的声音,对天姬笑道:“我也来拜访下你的家。”

     然后,两个分身女魔就这么走了。

     那扇之前被远远撞飞的门,在女魔走出小木屋后,即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回原位,重重镶进门框中。

     片刻之后,天姬才垂下持弩的双手,解除警戒,来到那扇门前。门已变形,无法正常打开。

     恼火的天姬一脚将门踹飞出去,冰寒的夜晚,外面空无一人。

     两次相遇,让天姬明白了对方的强大,也明白了她是一个标准的妖精式“女人”——放浪、贪玩、虚荣,喜好炫耀自己的“肉`体”,当然还有能力。

     天姬想起当初在她的墓穴中,自己看到的那本“操控恶灵”的技能书,如果她具有了这样的能力,那么她就会成为古拉斯的恶灵之主。

     至于她为什么两次留下自己的命,天姬明白,自己对她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在这片恶灵之地,也只有她和自己两个“女人”,她显然很孤独,需要一个“姐妹玩伴”。

     天姬将思绪从回忆中拉回现实,天已经彻底黑下去了。

     她在守卫宿舍里找到了一只油灯,点亮,然后推开了内间的门。昏黄的光线中,看到凯正蜷坐在墙边,闷着头。

     天姬反应过来自己没敲门,她是擅自进入了对方沉浸的悲伤小世界。

     她来到凯面前,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天姬便也默默站了一会。突然意识到,面对一个悲伤蜷坐在那的人,自己当着他的面一动不动站着,在对方的视角看来,会有一种“你怎么还这样,还没振作”的气势。

     她便想蹲下,和凯的视线持平,但又觉得,自己作为一个闯入者,此刻和他近距离脸对脸,让自己的目光迎面投到对方顾自悲伤的脸上,还是会造成对方的反感。

     于是,她转而来到了凯的侧身,单膝跪了下来,这是一个最恰当的,接近悲伤者的位置。

     单膝跪在那的天姬,把链甲短裙往大腿根之间掖了掖,防止走光,然后把一只黑面包递到凯的余光中,示意他晚饭时间到了,该吃点东西了。

     她不指望对方接受,很清楚自己来打搅对方,此刻的凯正满怀抵触。但自己如果一味呆在外间,对他不闻不问,似乎更不妥。人与人之间总是这么微妙而麻烦。

     不过,递给他面包也可以是一个试探。

     几秒后,凯回应了他,抬手接受了她的食物。

     天姬很知趣,知道自己该出去了。这次她的试探已足够,凯接受了她的食物,便等于在两人之间达成了一种协议——当她下次进来,凯就该进一步振作了。他们之间就可以更加正常地相处了。

     天姬起身离开,再次闭上内间的门。

     现在,她该去守卫宿舍的楼顶释放信号弹了。

     (各位放心,薇儿当然不会死,也不会变丧尸,她会好好的,相反,作者变丧尸了,作者翻着白眼浑身抽搐,嘴巴活活张成浴缸状,仰天甩着脑袋,声调严重变形地惨嚎:“求推荐票啊!!!求收藏啊!!!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