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强制验身
    天姬和凯走进一间守卫宿舍,这里暂时还算安全。

     用柜子抵住房门后,两人进了里间,关上里间的门,天姬拉过一把椅子坐进去,舒服地搭起光裸的大腿。终于可以稍作休息,让她舒了口气。

     凯在这个时代第一次见到如此拉风的人类,而且还是一个长身大美女,而且衣服穿的这么不像话,自己有些不适和尴尬在所难免。

     他傻站在那,瞥了一眼天姬那短得离奇的作战短裙,忍住口水努力不咽下去,以防喉头的鼓动被天姬看在眼里。

     “凯,先把你的脏头发盘起来。”天姬歪着头,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谢谢你救了我。”凯说道。

     天姬根本没听见似的,再次强调:“头发。”

     凯不明白她要做什么,但对方的气场让自己不自觉地去遵从她的指令,况且她救了自己的命,听话是没错的。

     凯乖乖将乱七八糟的长发盘起来,然后默默看着天姬,因为他记得,她刚刚说的是“先把头发盘起来“。

     “现在把囚衣脱掉。”天姬盯着他说。

     下摆遮到膝盖的宽松囚衣,是凯身上唯一的衣物,一旦脱掉自己就马上回归风月场之最终战斗形态了。

     凯呆着没动,心想地球过了千年,女人就开放到这种程度了?刚刚救了一个美男,就直接开口要求搞那个作为回报?人类办事的效率,和直面内心的程度真是越来越高了。

     天姬漠然解释道:“我得看看你身上有没有咬伤。”

     “如果有呢?”凯反问。

     天姬瞥了一眼自己的长矛,作为回答。

     如果有的话,天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白他一眼,因为浪费了自己的精力,结果救了一个待变的丧尸。她会抄起长矛,照凯的脖子挥那么一下,然后一脸无所谓地走出门去。等门关上,凯的脑袋大概才会在脖子上失去平衡,平移着渐渐滑下,“咕咚!”掉在地上。当脖子呈现出漂亮的横切面时,身躯才跪倒在地。

     “我囚衣里什么也没穿。”凯坦承。

     “我要看的就是你的裸`体。”天姬更加坦诚,“让你盘头发就是连你的后颈也不能放过。”

     “难道还要我做各种姿势,把隐藏部位都让你检查一遍。”这句凯只在心里想了想,没说出口。

     天姬不再说什么,而眼神渗出了一种军令感,让凯明白自己的脱衣已经强制进入倒计时。

     凯无语,把嘴一扁,攥住囚衣的下摆,渐渐往上拉。

     囚衣下摆拉到大腿根时,凯还是停住了,作为一个精神上的处`男,当然,他过去的尸体也是处男,只不过现在这个肉身实在与处男沾不上边。作为一个精神上的处男,他还无法接受自己在一个女人面前放出象象。

     “看来需要我帮你。”天姬抄起长矛,矛尖对准凯的下身,向上一挑,凯的囚衣便从下摆顺畅破开到领口。矛尖又飞快地划拉了几下,那件囚衣就成了纷纷扬扬的布片,散落在地。

     原地站着的,已是*的凯和自己的象象相依为命。

     象象第一次看见女人这个物种,一定吓坏了。凯在犹豫要不要用手挡住可怜的象象,但那样做似乎就像娇羞的女孩行为了,不符合自己著名男演员为艺术献身的精神。

     天姬白了他一眼,开始检查。

     正面没有咬伤,天姬伸出根指头一挥,示意凯转过身去,让她看看背部,凯执行,心想正反面都检查了,下一步会不会让自己躺下,双腿呈“m”形给她看看。

     背上当然也没有咬伤,检查结束。

     “好了。”天姬重新舒服地躺进椅子里,“在这里找件衣服吧。”

     凯在这间守卫宿舍里找到了一件大码的亚麻衬衣,宽大地套在身上,再找不到别的衣物了,只能继续靠长长的下摆遮体,心想这是什么命啊,自从来到这个时代自己就没穿过裤子,无下装主义吗?时尚前沿吗?

     “拉把椅子坐过来。”天姬始终都是一系列命令的话语,“我要问你一些监狱的情况。”

     凯照做。

     “放轻松。”天姬将赤`裸丰美的大腿交换了一下搭起来。

     凯松了口气。

     “开始吧。”天姬选择了一个舒服的躺姿来倾听,两只胳膊搭在椅子扶手上。小胸甲随着她的呼吸,规律地起伏。

     “先等等。”凯打断她设定的程序,“至少得先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吧。”

     天姬一边的嘴角牵起一丝笑,说道:“可以叫我们守护者,也可以叫我们恶灵猎手。”

     凯还想细问,天姬抢先道:“说吧,监狱里的情况。”

     然后她的表情凝固在专注等待凯讲述的样子。

     这气场,让凯不得不先咽下自己的话,照她的意思来。

     凯简略讲述了萨隆卡监狱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还有自己是如何逃出来的,除此之外,他也告诉了天姬薇儿的事情。

     当天姬听到薇儿被困在机械车上带走的时候,她的神情没有任何细微的变化。

     天姬想听的内容,凯都用最简略但也最清楚的方式告诉了她。不过,他只字没有提到安卓,但对她讲了长棍丧尸这种魔物。

     交代完毕,对面椅子里的天姬,依然是之前的慵懒躺姿,神情悠然,但凯的每句话她都没有漏掉。

     天姬瞥了一眼阴霾的窗外,“下雨了,小美男。”她转回头时说道。

     凯告诉了天姬她想知道的,现在该是他提出要求的时间了。

     他注视着天姬,口气坚决地说道:“现在,我只想找到薇儿。我看到你有辆机械车,所以……”

     那片缝着“萨隆卡监狱五层121号”的囚衣碎布,就塞在天姬的胸甲里,但天姬不愿让他知道薇儿已死于非命。

     刚刚凯所讲的,让天姬大致了解了萨隆卡地下监狱的近况,以及供食系统的部分构造。对天姬来说最有价值的信息,是关于那些依靠地下黑暗进行变异的恶灵。

     在她驻守古拉斯的这些年里,监视地下恶灵是最基本的任务。之前,她从未得到过任何古拉斯地下恶灵的具体信息——它们是什么诡异的形态,如何进化,具备怎样的智力,如何进行攻击,环境会对变异造成怎样的影响,等等。

     在浑浊之眼的研究所里,天姬曾参观过一些被囚禁的地下恶灵*,形态各异,但数量稀少,捕获这些恶灵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于凯描述的,在供食管道中形成的长棍状丧尸,浑浊之眼的档案馆中却没有任何记录,这是一个不为王城所知的新尸种。

     尽管天姬的脸上不会表现,但让她感到毛骨悚然的一件事是——地下恶灵是畏惧阳光的,在阳光的照射下会急速灼伤致死。这一弱点,在浑浊之眼的研究中已达成多年的共识。但长棍丧尸作为地下恶灵,居然能够在昏暗的光线中存活,而且悠游自在。这件事对人类来说简直预示着灭顶之灾。

     地下恶灵在不断变异的过程中,正逐步修复怕光的弱点。

     一旦它们充分修复了,变得不再畏惧阳光,整个大陆地下孕育的恶灵就会全盘翻出,它们远比地面上的同类强悍凶残得多。

     那时,人类就该为自己的种族史谱写结局了。

     (拜谢票王三顾茅驴,拜谢每一天都为凯投票的斯卡文大大!作者翻着白眼浑身痉挛,嘴巴活活张成浴缸状,仰天甩着脑袋,腔调严重变形地惨嚎:“求推荐票啊——!!!!求收藏啊——!!!啊啊啊啊,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