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魔能理论
    薇儿瞪圆了眼睛,定定看着这残忍的一幕。

     即使承受如此的痛苦,女人依然铁了心继续坐在那,没有任何夸张的挣扎和惨叫,她要把自己坐死为止。

     随着锯齿转轮的高效运转,她的屁股下面,很快发出了硬东西擦碰硬东西的声音,那是钢铁锯齿在刮骨。

     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且是一个弱女人,疯狂的自我毁灭欲`望,让她活活坚持到了这一步。她承受到这一步已是奇迹中的奇迹。

     所以,接下来,就绝对不可能了。

     随着创伤部位的加深,严重刺激了神经系统,她的身体开始出现剧烈痉挛。

     她的脸随着痉挛,朝管道上方一抽一抽地扬起来,眼睛和嘴一齐往大的张,当双目瞪得像铜铃一样时,她的瞳孔急剧收缩成两个针芒一样的小点,眼白上的血丝统一朝小点聚集。这时,她张大到极限的嘴里终于发出了惨叫。

     长串的惨叫!

     她已经没法承受下去了!!!

     她的惨叫声在狭长的管道中直贯而上,冲出管道,刺激着井口围观的男人们。

     这时,她朝远远的他们伸出了求救的双手,冲这些将她轮番疯狂侮辱、将她逼疯逼死的男人们高喊:“拉我!!!!!!拉我!!!!!!!拉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管道口围拢的那些光膀子男人们,集体傻了一样看她,看着这难得一见的恐怖一幕。

     无论现在他们内心不断堆叠的感受是过瘾,是恐惧,还是同情,都得等这一幕结束后才能表现出来,因为这一幕太震撼了,震得在场每个人都一动不动。

     由于创伤越来越深,严重刺激到神经系统,进而刺激肠胃,她坐在那呕吐了起来。

     呕吐的刺激,让她眼中涌出大颗大颗的泪水,吐完后,她在剧痛中绝望地大哭起来,疯狂甩着脑袋唧哇乱叫,精神已全面崩溃。

     她发了疯,恼火了,什么都不管了,附下身,用拳头去砸高速旋转的锯齿转轮,结果是必然的,她的指头唰唰唰地没了,许多酷似香肠切片一样的东西四散迸飞。

     即使如此,她照旧瞪圆了眼睛嚎叫着,义无反顾地砸着,抗争着。

     她的这个举动,让趴在管道口的一个男人爆发出“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他一边指着女人,一边冲身旁的人狂笑,示意大伙这是多么好笑的一幕,笑得他根本停不下来。

     他大概是那群男人的老大。而其他人,似乎觉得自己也应该跟着笑,既是对老大的迎合,又可以表现自己同样是一个见过世面,心理强大的男人——“这场面倒算什么啊,纯属看一场笑话。”

     于是,所有男人看着管道里那个可怜的女人,全体哈哈哈大笑起来。

     缩在出水口的薇儿,泪眼朦胧地望着自己的同性。薇儿知道自己得走了,一旦这个女人被完全绞碎,出水口就该喷水清洗锯齿转轮了。自己再不走的话,就会被汹涌的水流冲进抛尸管道,重复这个女人的命运。

     薇儿抹了眼泪,从出水口退了回去。

     薇儿用遍地的简笔画,向凯讲完了这段孤独的经历,当她扬起脸时,眼睛里已经满是泪水。

     这些图画的笔法稚嫩又好笑,但其中蕴含的,却是无边的残酷和绝望。

     凯在想,薇儿这个年纪的女孩,亲眼目睹了女人在这座监狱里,在男人的世界里如果不屈从和逆来顺受,会是什么下场,就怕她内心对所有男人都很难彻底信任。

     薇儿流泪的脸庞,也唤起了凯心中的脆弱。

     这对历经磨难的男孩女孩,痴痴对望了片刻,便突然同时上前一步,拥抱在了一起。

     热烈的肢体动作只持续了那么一秒,便冷静下来了,两人将脸埋进了彼此的肩膀,就这么抱着不再动了。感觉着对方传递给自己的温暖,只想要这个,谁也不愿破坏此刻温馨的气氛。

     时间就这么流逝而过。

     过久的安静拥抱,让原本就疲惫的两人渐渐有了困意。

     凯和薇儿默默笑着,分开了彼此。凯靠在了墙上,薇儿主动钻入他怀中,然后扬起脸,对凯讨好似的笑意盈盈。

     凯温柔说道:“睡会吧,放心,有我在。”

     薇儿便把脸偎进凯怀中,因为偎得好紧,那婴儿肥的脸蛋挤得变形,鼓出来了一坨。凯低头看着她,兀自一笑。

     很快,薇儿便像个狗熊一样在凯怀中睡熟了。

     凯强打起精神,环顾这座铁壁大厅,看起来挺安全。

     穹顶上那些机械系统,运转中发出轻微的声响,除此之外,这里什么异响也没有。

     凯心想,大概自己和薇儿要永远在一起,被困在供食系统中生活了。她用了三年时间也没找到出去的路。再过上几年估计还是一样。

     凯觉得自己此刻搂着薇儿的样子,很可能就是许多年之后,两人死去的样子。一具骷髅就这样搂着另一具骷髅,永恒的安静了。

     突然之间,凯感到体内一直沉寂的魔能,在刚刚的凶险遭遇中照样沉寂的魔能,再次开始活跃起来。

     凯无语了,这会没事了你倒活跃了?刚刚要不是薇儿,自己早就死了,魔能?魔君?魔个毛。

     但凯转念一想,这也不能怪自己体内的魔能。魔能不是人性化的东西,它有自己的运行原理。之前自己和长棍丧尸近身,魔能的共鸣共振中,长棍丧尸的能力投射到了自己身上,让自己的身体柔韧得像它们一样,且具备了水下无需呼吸的能力。

     巧妙运用这两个技能,让自己成功通了两道关。

     就叫这两个技能为“尸柔”和“亡者无息”吧。凯发挥了自己作为网络小说家的特长。

     这两个技能,不过是类似网游里的范围性buff。靠近长棍丧尸就具备,远离就丧失。

     这是魔能的运行原理。

     这就好理解了——为什么自己被丧尸毯喷射出的女骸击中,后来又差点被丧尸断头包围啃死,魔能就没有任何反应。

     魔能只是一种能量,只遵循能量的定律,而不是自己的守护者,警卫员——看到主人被欺负,然后就像刘欢老师那样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那是扯淡,是意`淫。

     凯觉得,如果要更好地利用自己体内的魔能,就必须多动脑子,发现魔能的更多规律,更多运行原理。这和网游一个道理,没有最牛比的技能,只有最牛比的操作。没有最牛比的职业,只有最牛比的玩家。

     就在这时,魔能明显的鼓动了两下,凯感到后背的伤痛迅速在减轻。以人性化的角度去想,魔能这是在和主人叫板,唱对台戏,你说我没人性,我只是一些自然规律,我这就给你滋补下身体。

     但凯知道,这只是人类的艺术化,拟人化想象。依附在自己身体系统中的魔能,发觉了身体系统的损坏,于是开始修复。这才是真正的原因,这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