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抽身心蚀
    看着这些真真切切存在的血孔,凯呆了。

     薇儿的目光也随之投到了自己的左脚上。

     仍被那个凶残恶梦影响的凯,突然推开薇儿,后退了一步。

     薇儿惊厥了一般唰地爬起身,跑到最近的一条沟渠旁,甩掉鞋子,跳进快要齐膝的水中,开始在左脚上疯狂搓洗。用力过猛让她跌坐在水中,依然搓个不停。

     凯迟疑地走到薇儿身旁,他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面对一个感染了丧尸病毒的人,任何人都无能为力,无力逆转,无可挽回。

     一番水花四溅的疯狂搓洗之后,薇儿精疲力尽地停了下来,瘫坐在水中,额头的湿发遮挡着绝望的双眼。

     现在,该是她和凯面对事实的时候了。

     薇儿的脚浸泡在搅浑的渠水中,她知道,只要将那只脚伸出水面,露出脚背上那一排清洗得干干净净的孔,她和凯之间就从此人鬼相隔了。

     凯沉默站在薇儿身旁。

     在薇儿看来,凯已经和自己在保持安全距离了,他像凝固了一样不再靠近。薇儿的余光感受得到凯身上那股僵硬、疏离的气息。

     事实上,凯只是彻底傻了,不知所措,根本毫无办法。

     仿佛凝固的时间,在一点点向前爬行。每一秒的流逝都能被两人感觉到。

     随着时间不断过去,薇儿知道,自己该将脚伸出水面,做个了断了,总归要伸出来的。抬起脚的那一刻,她的眼泪汹涌而出。

     然后,凯和薇儿便看到了——那居然是一只光洁无瑕的左脚。

     两人都不由自主地倾身去细看,真的一丝伤口都没有。

     薇儿睁大不敢相信的眼睛,在右脚上摸上摸下,甚至荒唐地将脚趾掰来掰去,似乎那伤口会跑,会自己钻到脚趾头缝里去似的。最后的结论毋庸置疑,绝对没有伤口,一丝隐秘的伤痕都不存在。

     薇儿神经质地怀疑自己伸错了脚,又惊恐地抬起无辜的右脚去检查,反复检查,但这只脚同样光洁无瑕,绝无伤口。

     薇儿听到凯长舒了一口气,这才颓然放手,脚拍进水中,停下了这番早就多余了的检查。

     两人都明白了,鞋子上那一排孔洞所染的血,是长棍丧尸尖牙上本身就有的——安卓的血。

     凯走近薇儿,一只手从薇儿的余光中伸来,示意拉她起来。

     薇儿的大眼睛滚出了大得吓人的泪珠,不停往下淌。她没有接受凯伸过来的手,自己站起来,浑身湿漉漉地上了岸。

     凯知道,自己之前推开薇儿然后一直冷漠的态度,严重伤害了她。

     凯又试着去拉她的胳膊,被薇儿直截了当地甩开。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看着薇儿一边用胳膊抹眼泪,一边朝远处走去,甚至透过她双腿间的空隙,清晰看到她的大泪珠啪啪落在地板上。她的漂亮双马尾浸了水,变成了狗尾巴的耷拉样子,她只顾哭,也不管。

     即使她哭的如此伤心,也照旧是无声无息的。

     凯内疚地看着走远的薇儿,自己也像个哑人一样,失去了语言能力。

     薇儿选择了大厅最远处的一个角落,坐在那里蜷缩着身子继续抹眼泪。

     她没有离开这座大厅,这让凯稍感安心。

     从那时起,两人就这么在大厅中遥遥相对,凯始终默默看着薇儿,但薇儿不会回望他。

     他很想告诉薇儿,自己当初推开薇儿,是受前一刻逼真恶梦的影响,加上薇儿假扮丧尸对他的惊吓,脑子还是一片混乱时,看到了那些血迹,本能地推了她一把。之后自己傻站在那,是因为真的绝望到不知道怎么办。

     但凯知道,这种话一出口,就会成为一种狡辩,薇儿当初对自己舍命相救,而且救了自己两次,与丧尸断头勇敢地搏斗,因此险些丧命,而且是一个弱女孩。在这些面前,自己无理可辩。

     薇儿已经不哭了,抱着膝盖坐在远处,有时双眼空漠地望着前方,眨巴眨巴眼睛,有时低着头看地板发呆,眨巴眨巴眼睛。双马尾还是有些湿,没有回复原本的漂亮模样。

     过分的安静中,两个人都不自觉陷入了某种漫长的思绪中。凯在回忆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后的每一件事。随着白日将尽,钢铁大厅渐渐转入漆黑。

     要不了多久,凯就要看不到薇儿了,他必须回到她身边去,无论她有多记恨自己,也得保证她的安全。

     凯支起早已麻木的腿,朝薇儿走过去。薇儿正闷头在地板上用手指画着什么,长长的双马尾耷拉在脑袋两侧,一直拖到地上。

     当凯刚刚来到薇儿身旁,薇儿便站了起来,一脸漠然,眼睛直视前方地走开了。

     凯沮丧地低下了头,然后就看到了薇儿在地上画的东西,她画的是碗,盛着半球形满满米饭的碗。

     而且,是两只碗。

     他懂了,薇儿走开是带他去吃晚饭。

     凯保持着一段距离跟在薇儿后面,那是他自我界定的,不会让薇儿反感的距离长度。

     跟着薇儿穿过了好几条人行金属通道,两人最后来到一面巨大的墙壁前。大量的供食管道贴墙而过。因为年久失修,好几条管道已经有了裂缝,长年泄漏的流质食物,在地板上淤积出了一些泥堆。

     这些泥堆早已干涸,甚至干裂出了狭长的口子,活像凝固后的岩浆。不过泥堆顶端覆盖的,是今天淌下来的新鲜流食,呈半凝固状。

     薇儿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跪在泥堆上,双手刨着新鲜的流食,闷头吃起来。

     凯站在她后面一动不动,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主动入席。

     薇儿是真饿了,狠狠往嘴里塞了几把半凝固的食物,鼓着脸蛋咀嚼着,然后才回过神来发现凯傻站着。

     她一边大嚼一边扭头望了凯一眼,和凯四目相对了。

     在今天漫长的冷战中,那是薇儿第一次将目光投向凯。凯知道,那是她对自己的依然在意。

     薇儿默默看着他,嘴里的大团食物嚼完,喉头使劲鼓动一下咽下去,就再也没吃下一口,就这么默默望着凯不动。

     两人就这样傻傻地对望着,那也是一种对峙。

     凯懂了她的心意,自己不吃,她也就不吃。

     凯来到薇儿身边,同样跪了下来。面对大片的食物,自己挨饿数年的身体顿时食欲翻涌。本能让他急匆匆地附身,两手飞快挖着这些半凝固的食物,闷头使劲往嘴里塞。

     嘴里的一大团东西还没嚼完咽下,双手已经抓好了鼓囊囊的两大把准备着。

     薇儿这才跟着他一起吃起来。

     两人的手在淤泥一样的食物中不停挖抓着,扑滋扑滋的声响不绝于耳。

     四周的光线越来越阴暗,远远看去,凯和薇儿活像两只丧尸在孤独地进食。

     夜晚最终降临。

     瞎眼一样的漆黑中,背靠这面布满供食管道的巨大墙壁,凯和薇儿终究还是并肩坐在了一起。

     但凯知道,即使这样,薇儿也不过是把那颗有裂痕的心暂时包裹起来,两人无话,隔阂斩断了交流之舌。

     万籁俱寂,供食管道的传音效果便清晰起来。借助这些延伸进监狱、四通八达的管道,两人居然听到了监狱内部的各种动静。

     入耳的几乎全是丧尸的哀号,甚至还有那种感觉一半是婴儿一半是丧尸的叫声。这很正常,在这座广袤的地下监狱,丧尸变异狂潮的席卷,没人能幸免于难,即使孩子和婴儿。

     即使那些被强`暴而怀上孩子的孕妇,她们肚子里的胎儿,现在也是变异的一分子,它们会从母体中破体而出,袭击任何一团鲜肉,就像贪食母亲的一只乳`房。

     在这之外,凯和薇儿还听见了巨大的蝠翼在舒展、拍击的声音。两人没有机会看到那是进化成何种形态的丧尸。它们从诞生到现在,都被困在监狱的漆黑最深处,没有机会挣脱束缚冲出去,于是又默默进化为更新、更可怖的形态。如果仍不能冲破这座监狱,再继续进化下去,鬼知道它们最终会蜕变成什么鬼样子。

     当凯和薇儿听见一个特殊的声音后,刚刚那些恐怖之音都被两人抛之脑后了。

     他们听到什么*的东西,在反复撞击供食管道。

     凯和薇儿几乎同时反应过来,是安卓!!!

     在凯和薇儿初遇,用有趣的方式交流,倾诉悲伤残酷往事,拥抱,搂着睡觉,彼此冷战,缓和,吃饭,休息,这全部的时间里——安卓丧尸——只在做一件事——在萨隆卡监狱里发了疯地,二了b地乱钻乱跑——凭借它残缺又娇小的身材——除了供食管道它钻不进去——其它任何通道,对安卓来说,都已经是全场畅通无阻——它在搜寻任何一条能够来到凯和薇儿身边的路线——在这中途,它遇到任何一条供食管道,就会用头颅往管道上狂磕,用这个方式来传音,它要让凯和薇儿听到它的惦记——接着,它继续发了疯地、二了b地跑啊跑,全程绝无休息,它将自己的独臂当作独腿,诡异地跳跃着,速度超快,就这么跑——它穿越了大量的通道,用头颅撞了大量的供食管道——几乎所有的通道都要被它跑遍了,所以——它已经接近了,它就要找到那条钻出去眼前就会豁然开朗,遇见凯和薇儿的通道了,那条通道是存在的——它知道自己就要找到这两个人了——所以,它欢快极了,一边疯跑,一边甩着那只没有脖子骨支撑的、只有皮肉连接的、随着狂奔而活蹦乱跳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