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花形巨爪
    安卓制造了第一只细脖子丧尸之后,将粗壮肉物活活掐细的过瘾手感,就让她上了瘾。

     这只精神病女丧尸冲向大门,阻挡着同类的入侵,不断用同一手法复制出脖子细细的丧尸。

     这些丧尸经过安卓的加工,脑袋全都挂在胸膛前晃荡,以这副模样继续朝凯走去,要吃肉。

     安卓没有杀死它们,身为变异过的地下恶灵,她完全有能力摧毁这些低等同类。

     她的诡异思维让凯不解,甚至不安,但想到那把插入安卓大脑的长刃,他基本断定了这是一个精神病的合理行为。

     不过凯也隐隐觉得,安卓似乎有种保护他的意思。

     面对安卓送到自己面前的无害丧尸,凯起初不知该如何是好。随着丧尸在自己周身的扎堆,不断用手去抚摸、拉扯自己,凯只得做出反击。

     而最省事、也最致命的反击方式,自然就是揪住对方那细细的脖子,像摘取成熟的瓜果一样,将对方的脑袋从身体上拔掉。

     凯双手揪住了一只丧尸的脖子,那绵软的手感让人充满安全感,然后用力一扯,这只丧尸便永久头身分离。

     凯如法炮制,丧尸脑袋丰收一般四散坠落。它们失去大脑控制的身体,一律停止了对凯的动手动脚,片刻的呆然站立后,纷纷失去平衡,跪倒在地。

     凯的这番作为,让安卓回头朝他尖叫了一嗓子,然后更加起劲地继续自己的第一道工序:制造细脖子。

     凯越发觉得,安卓像是在和他友好地搭档做游戏,她似乎真的和自己站在了一条道上,这货真是疯了!

     没过多久,安卓似乎厌倦了这种摧残同类的单一玩法,况且聚拢而来的丧尸越来越多,她已经玩不过来了。

     面对这些顽固涌上来的丧尸,安卓停止了自己的游戏,瞪着所有同类,突然脖子前伸开始嚎叫,荡漾在锁骨附近的断下巴随之高频率地震颤。

     接着,她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痉挛。

     一波接一波的痉挛,带动她的瞳孔向上翻去,翻进了眼睑内。只能看到她那腥黄的眼白,仿佛她已濒临死亡。

     与此同时,安卓唯一的四肢——那只右臂明显开始了膨胀——肌肉组织以不符合正常生理的方式纷纷鼓凸而起。

     随着肌肉的严重暴胀,皮肤甚至撕裂出条条裂痕,皮下的某种生理液“扑滋扑滋”被强行挤出。

     她的右臂在进行新一轮的变异。

     肋骨圈所保护的那一大包内脏,是这场异变的能量源头,脏器此刻全体膨大,发狂运转,堵满了肋骨圈内有限的空间。

     能量的源源产出,让薄脆的内脏表皮突突鼓动,看上去就像包裹着烧开的沸水。

     超负荷的运转,似乎让这一大包内脏随时都会承受不住,而全体爆裂。

     这样强行而剧烈的肢体生长,带来的显然是巨大的痛苦。双眼翻白的安卓,嗓子眼挤出了凄厉的尖叫:“哇——————————————————!!!!!!”一字到底,毫无停息。

     但这场痛苦终究是值得的。

     随着安卓的右臂变得充盈发达,改造完成,臂内的能量开始全数朝手部聚集。

     凯和所有丧尸便看到了——

     如同急速开放的花一般,安卓的右手急剧膨大成了一只形态花哨的巨爪。

     巨爪的体积,已不顾与安卓身躯之间的比例协调,兀自放大。

     身为丧尸的安卓尽管丑陋,但那只手的进化,却真切呈现出一种花朵生长的美感。

     可喜的一轮变异。

     随着巨爪的最终成型,身体的异变立刻停止,安卓的瞳孔从眼睑中翻了下来。

     她面前的丧尸们,被之前的震撼一幕吸引了注意力,纷纷驻足围观。此刻发现就这么结束了,什么大事也没发生,觉得没啥意思,便继续朝自己热爱的凯大肉行进。

     那么,安卓马上就会让它们知道,大事要发生了——它们永远也吃不到任何肉了。

     已异变为巨爪的右手撑地一弓,安卓随即朝丧尸群弹射出去。但这次的弹射,显然没有之前“活尸弹跃”那样的高度和轻盈。这个很自然,绝大部分能量都去构建巨爪,强化力量了。

     代替腿的巨爪,在空中又恢复为武器,当着第一排丧尸的面,安卓巨爪发出带风的“呼————”,一把横扫过去。

     大事就发生了。

     许多粗大的、长棍面包形状的肉,被齐刷刷甩在了地上。

     第一排丧尸,可以将它们视为一幅组合式的长画卷。

     它们的正面身体所组成的长画卷上,此刻横向出现了五大道沟壑,每一道都深挖进体内。

     第一排丧尸被“作画”之后,它们齐刷刷看向地面上那一条条长棍面包状的肉。它们对那些肉没兴趣,因为来自它们自己。

     它们呆立了一秒。第二秒,安卓巨爪的第二击已横扫过来。

     深挖进体内的伤口,又遭受第二次深挖,就不会再是伤口了——第一排丧尸顿时变成了一排积木建筑,齐刷刷解体,崩散在地。

     与此同时,后面第二排的丧尸,正面身体上又出现了五道稀薄的沟壑。

     面对第二排丧尸,安卓如法炮制,玩“画画”之后接着又玩“拆积木”。

     一排接一排的丧尸,就这么轮番被她玩废。

     画画,拆积木,画画,拆积木。

     玩到尽兴之处,安卓就会仰天嚎叫一嗓子。

     凯呆呆站在安卓后方,完全无视周身无害丧尸们的动手动脚,在它们的抚摸和拉扯中,凯满眼震惊地看着安卓,一动不动。

     画画和拆积木交替重复了十几次后,安卓已经前进到仓库门口,在她身后,是遍地的残忍成果。

     在她面前,爱肉的丧尸们傻了吧唧地前仆后继。

     安卓已经玩到无聊,于是手法变换,巨爪不再做横向扫动,而是由地面向空中铲去。

     这种新式玩法,让一个又一个丧尸的身体出现这种状况——由裆部到头顶飞出去了一条粗壮的肉长棍,当然,脸部也属于那条飞出去的长棍了。

     长棍飞出去之后,站在原地的丧尸,从正面看去,就成了一个无脸的凹槽人,场面惊悚。

     安卓看到那些甩在地上的、带脸的长棍,突然爆发出了极度悲戚的嚎叫:“哇—————————————!!!!!”甚至眼泪都涌了出来。

     这些长棍让她联想到了某种残忍的魔物,她仍保留着生前死亡时刻的那段记忆。

     她想起了,自己就是被那些长棍丧尸活活吃成现在这番模样的。

     满怀仇恨的安卓,此刻有着最好的发泄工具——这只巨爪,和那些使劲涌过来的低能同类。于是她继续虐,更加凶猛地虐。

     她已经在屠杀它们了,而不是之前的玩乐游戏。

     凯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不会遭受同样的命运。他觉得该是逃走的时候了。但唯一的出口仓库铁门,正被外界的丧尸堵塞,加上安卓的发疯镇守,如果自己冲过去的话,不是被巨爪当即扫成一个凹槽人,就是送肉。

     该怎么逃出去?他首先想到了那一排机械车,而且这是追上薇儿唯一的办法。但车辆都已统一熄火。在无害丧尸们的包围中,凯挤出去,来到那座通过缆线控制车辆的终端机械前。

     但在这座大型机械上,他找不到任何开关、按钮或者控制杆,机械表面的钢板也是牢牢焊死的。显然这是一套全自动化设施,只遵循乔布斯埋设好的程序,或者说只遵循乔布斯的游戏规则——限时逃脱,及时搭乘车辆,超时一秒就会被抛弃,一切后果自负。

     机械车是没法使用了,怎么办?凯朝头顶看去,透过坍塌的屋顶看着那一片蓝天。此刻他的视网膜已经适应了地表的光线。

     凯能够想到的第二招,就是利用恶灵公式:高纯魔能+安卓丧尸近身=活尸弹跃,从坍塌的屋顶跳上去,再谋出路。

     现在他体内的魔能毫无动静,应该是距离安卓有些远,超出了共享技能范围,于是凯掀开身边的一只只无害丧尸,朝安卓靠近。

     但已经来到了距离安卓三米的位置,凯依然感应不到任何身体变化,顿时醒悟——安卓体内的魔能都去构建那只形态花哨、杀伤力强悍的巨爪了,跳跃能力极度削弱。之前她自己跃向丧尸攻击,那种弹跳力看起来也很尴尬。

     凯看着坍塌的仓库屋顶,左侧有一截裸`露的墙头,离地面至少有五米的高度,在无法使用恶灵技能的状态下,这五米自己也无法逾越。

     现在,他需要再次开动自己的头脑,帮他闯过一道又一道险关的头脑。他相信,没有恶灵技能,自己也一样可以通关成功,因为他拥有一个任何时候都不会失效的专属技能:思维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