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思维风暴
    安卓巨爪的摧毁性力量,凯是无法共享到的,因为他是正常的人体,无法兼容这种大变异后的强力技能。那违背正常生理、肿瘤一样发达的肌肉,还有角质化的五指,所拥有的破坏力,显然不是他那细弱胳膊能兼容的。

     就像他之前无法兼容丧尸啃人的能力,它们的牙齿和下颚经过变异,啃人轻松得就像啃番茄一样。

     所以现在,用拳头砸破墙壁冲出去,这种事情就不用妄想了。

     凯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爬上那五米多的墙头,那是仓库唯一的出路。他必须借助某种工具上去。

     机械车的高度太低,即使爬到它的骨架车顶,跳起来也没法够到墙头。况且车身沉重,也没法把它拖到墙边。

     看着周身围绕的大量丧尸,在这丧尸疯狂的绝境中,凯很快有了一个疯狂的构思。

     至于这个构思是否真的可行,处境已容不得他用头脑去权衡,做就是最好的验证方式。

     凯扒下了一只死丧尸的亚麻衫,来到那面墙下。

     他默默看着自己的左手腕,做了个深呼吸后,他像丧尸一样一口咬了下去,血涌现,流落在地。

     嗅到了人类的血液,凯周围的丧尸瞬时狂躁起来,统统挤过来。

     凯继续让血流在地上,觉得量足够之后,立刻用那件亚麻衫紧紧包裹住伤口,止住伤口的血腥气。地上的一滩血便成了丧尸们梦寐以求的东西,短暂的时间内,比凯本体更具诱`惑力。

     随着第一只细脖子丧尸扑到地上,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轮番往上压,它们挂在胸口的脑袋没法让嘴顺利对准那滩血去吃,浓郁的气息始终未减弱。

     这些还未进化过的丧尸显然智商很低,看到同类做出什么行为,便傻里傻气地跟着去做。顷刻间,在墙边,细脖子丧尸们已经叠成一个小山堆。

     凯在一旁看到这情景,顿时想到了童年,男生喜欢的一种玩闹方式:叠罗汉。谁和谁要是打闹时一个把一个压倒在地,围观者就会呼啦啦涌上去,往上压,乐此不疲。这些货就和丧尸一样。

     凯焦急地等待小山堆高度的拔升。

     大部分的细脖子丧尸都压入这座山堆了,其它丧尸想掺合进来也爬不上去了。尸堆几乎两米的高度,但似乎还不够。

     总之时机已到,凯退后了几步,随即唰地冲上丧尸堆,用尽全力朝墙头一跃。

     他的手指到达最高点时,最终只接触到了冰冷的墙面,然后落下。

     经过实践便发现,高度明显不够。

     凯还想侥幸尝试第二次,但那纯属自我安慰——这就像是自己上一世写网文,第一次上推荐要是扑了,第二次不用上也知道是扑,无非是不甘心。然后一想自己根本还没签约,写了他吗一千万字的专属,就给一千万的豪车撞死了。

     就在这时,难以保持平衡的丧尸堆溃散,凯随着丧尸一起滚在地上。

     彻底失败。

     躺在地上的凯,看着安卓在前方做高效的屠杀,没有一只丧尸被放进来。

     然后,他的视线移到了身旁一根长长的缆线上,一个新的逃脱构思瞬间生成。

     他甚至为这个构思感到兴奋,他知道,这次一定成功!碉堡了的逃脱构思!

     凯伸手抓过那根缆线,爬起身。这根缆线属于带走薇儿的那辆机械车,另一端仍连接在那座冷却的终端机械上。

     凯用力一揪,将缆线从机械上拔脱。他需要更多的这玩意。

     于是接连拔掉了几辆车和终端机械之间的缆线。

     现在,他需要另一样东西。那就是之前被他揪掉的、丰收一般的、遍地的丧尸脑袋。

     在凯周身,细脖子丧尸们没完没了地纠缠着他,既然无害,凯便懒得理它们。

     他抱起地上的一只丧尸脑袋,搂在怀中,将缆线一端从它的断脖子里穿入,再用力扳开它的嘴,将缆线从嘴里掏出。这只脑袋便串在了缆线上。

     凯又捡起一只脑袋,依旧将缆线那一头如法炮制地穿过脑袋。

     第三只同样。

     三只脑袋都串在了缆线上,凯便把缆线端口绕到缆线上捆死,这样,三只脑袋便牢牢固定在了上面。

     他又抓起另一条缆线,按照原来的方式,串上三只脑袋。

     每条缆线只串三只。

     他不停地这样制作下去,最终,地上的脑袋消耗殆尽。

     他需要采摘新鲜的丧尸脑袋了,周围的细脖子丧尸们便遭了殃。

     制作继续。

     最后,凯总共制成了八条这样的缆线,消耗二十四只脑袋。

     现在可以实施逃脱计划了。

     凯将一根缆线上的脑袋旋转起来,转速足够之后,便朝墙头全力抛去,脑袋顺利地越过了墙头,三只脑袋的重量,带动缆线往墙那一侧滑。感觉脑袋在对面落地之后,凯开始扔第二根缆线上的脑袋。

     在同一位置,亚鲁将八根缆线全都抛过去后,将自己这边的缆线全数绞在一起,形成一捆。

     墙另一侧的二十四只脑袋超过了凯的体重。凯双手攀住绞成一捆的缆线,开始往墙头爬。在他身下,是舍不得的丧尸们,纷纷伸出挽留之手。

     凯时刻注意着安卓的动向,此刻的安卓依然用后脑勺朝着自己,在全身心地虐同类,沉浸在自己的屠杀乐园之中。

     凯不知道安卓如果看到自己跑了,会做出什么的反应。她太诡异,他不知道。

     借助这捆缆线,和墙另一侧比自己重的丧尸脑袋,凯稳当当地爬上了墙头。

     他在墙头上站稳,展开双臂保持平衡,悄悄上到了仓库屋顶,脚下还算结实。

     他朝四周俯瞰,入眼皆是破败苍凉的景象,零星的丧尸依然从各个方位朝仓库这边聚拢过来,集会一般。

     凯望向机械车带走薇儿的方向——那座监狱大门,两个厚重的门扇因腐朽已倒塌,外界的荒凉土地上空无一人。薇儿已不知被带到了何处。

     风吹起凯脏污的囚犯长发,数年来第一次感受到了自然界的风,让早已对此陌生的皮肤不禁一抖,之后便是说不出的舒畅,浑身的毛孔悉数打开,仿佛一只常年神经紧张的孤兽,再次感受到了母兽的亲昵舔舐。

     凯默默望着薇儿远去的方向,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找到薇儿,一定要找到。

     仓库的屋顶连着旁边的守卫宿舍四层,透过宿舍大开的窗户,可以看到里面空荡的走廊,凯准备从这里离开。

     站在坍塌大半的屋顶之上,凯一步步小心地朝守卫宿舍挪动,剩下的一半屋顶难说不会塌。

     目前来看,每一步都挺安全,残缺的屋顶足以承受他的重量。但就在下一步踏上去时,脚下突如其来的一场爆破,将凯仰面掀翻,摔在屋顶上。

     这场碎瓦四溅的爆破,来自一只形状花哨的巨爪,砰然从凯脚下爆出,形成了一个破洞。

     巨爪攀住破洞边缘,五指稍稍蓄力,便弹跳而起,带着安卓的残缺身躯窜上了半空。

     下落时,安卓的巨爪朝凯扣下去,五指形成囚笼状,轰然罩住了凯的身体,只露出他的头部,好让他与自己交流。

     仰躺在地上的凯,面对着在他看来近乎万能的安卓丧尸,努力保持着镇定。

     他有理由保持镇定,因为安卓的这一爪,本可以直接将他捏碎,或者一爪拍进仓库里,摔个半死,接着被丧尸群分食。

     但此刻他毫发无损,和之前一样,只是丧失了人身自由。

     他盯着安卓的脸,安卓的眼睛,竭力从她僵化的表情中去分析她的想法。

     安卓望着他,像之前一样饶有兴趣地歪起了脑袋,喉咙里甚至还发出无害的“呜呜”声。

     凯第一次听到对方发出这样的声音,那是一种完全可以用可爱来形容的嗓音,就像一只讨好人类的动物幼崽。只不过是从丧尸那可怖的头颅中发出的。

     他大概能想通这是怎么一回事了——自己插入安卓脑中的刀刃破坏了她的脑组织,就像对精神病人实施的那种脑组织切除手术,用来改变其狂躁的本性。经过这场脑部改造,安卓似乎不再认为人类是一种食物,而是一种玩物或者宠物。

     安卓的脸在朝他缓缓凑近,就像一只猫咪怯怯地去嗅自己的新主人。她那只荡漾的断下巴率先挨到了凯的脸。

     凯本能地别过脸去,活像一个不愿被脏男人亲的女人,安卓的嗓子里随即发出一声不乐意的哼唧。

     这哼唧声,让凯又好奇地将脸转向她。安卓乘机将自己的鼻骨坑拱上去,包裹在了凯的鼻尖上,就像之前那样。

     凯懂了,这是一个亲昵的动作,就像人类的接吻。

     他几乎可以确定,现在的安卓是一只对自己无害甚至友好的丧尸。

     但丧尸终究还是丧尸。

     他的一只手悄然伸出了安卓的五指牢笼,

     轻轻摸向安卓的下身,

     探进她的肋骨圈,

     握住了那把没有彻底插透安卓大脑的刀刃,

     而安卓毫无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