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囚魂地牢
    等凯再次能看见东西,他发觉自己是用肉眼视物的。

     他眨了眨眼,感觉自己正仰躺在冰凉的地板上。

     在自己的额头上方,一个头发脏成缕状、脸蛋污秽的女孩正俯视着自己。

     “总算醒了啊。”女孩舒了口气,说道,“还以为你死了。”

     凯明白,自己穿越了,附在了某个人身上。

     他眼睛游移,发现这里是一座昏暗的牢房,然后看到铁栏的顶端拴着一个上吊用的绳套,显然,自己*的前任主人刚刚自杀了。此人的灵魂离体后,凯便接管了这具躯体,然后苏醒。

     铁栏外,几个快瘦成骷髅的男女,无一例外蓬头垢面,抓着铁栏,一齐瞅着凯。

     “你再不醒的话,”跪在凯身边的脏女孩说道,“我就要放他们进来吃掉你了。这是监狱的规矩,谁死吃谁,你懂的。”

     凯再次望向铁栏外那几个人,每个人的眼中,都放射出渴望食物的精光。

     “他还活着,你们走吧!”女孩转脸冲铁栏外喊道。

     有人知趣地离开了,背影颤巍巍,显然是长期饥饿体力不支。

     仍有一男一女抓着铁栏,眼巴巴张望着凯,嘴巴不自觉地张开,里面的牙齿已经没几颗了,长期营养不`良的后果。两人的视力也因为营养问题,变得差劲,非要自己看清地上躺的人是否真的活着,以防那女孩独吞这份大餐。

     “快滚!”女孩从凯身边爬起,踢了两下铁栏。

     这对男女都裸着上身,男人的肋骨活像两柱线圈一样清晰。

     女人的胸部,早已变成了两个干瘪的口袋,随着她的每个肢体动作,这对口袋便会垂荡几下。性征的丧失,让羞耻也一并丧失了,整天就这么裸着。

     直到凯靠墙坐了起来,这对半瞎的男女才看清那是个活人,失望地互相搀扶着离开了。

     凯心想,这俩人大概是一对夫妻,或者狱中生情的恋人,这次来只是为了吃上一顿饱饭。

     因为脖子被绳套勒过,凯剧烈地咳嗽起来,他靠在牢房的墙上,摸到了墙面上丰富的绿苔。

     牢房的天花板遍布水渍,古怪的形状,仿佛邪恶之物侵蚀而成。

     凯看到自己和室友女孩身上都穿着囚服,那是一件宽大的亚麻衫,足够遮到膝盖,凯感到自己里面什么也没穿,他看着女孩的那两条裸腿,猜她也一样。

     两人的囚服油腻斑驳,早已没了本色,简直和这间牢房的色彩同步了。

     凯缓过气来,后脑勺抵着墙,闭上眼,开始脑补这具躯体前任主人的记忆。

     他首先惊讶地发现,此人居然也叫凯。

     只不过自己的全名是黄`文凯,而此人的全名只有凯这一个字。在如今人口稀少的地球时代,这样的名字允许使用。而自己之前所在的21世纪,人口爆满,两个字的名字都被明文禁止。

     这个凯和自己的年龄也相仿,二十岁。

     然后凯发现,他入狱前是一名舞台剧演员,而且是名角,有着超级美男的容貌,女粉遍地,生活放浪。随着两人记忆的融合,一阵自恋在凯心中油然而生。脑补到这里,凯无语。

     后来一个有钱有势的丑陋贵妇爱上了他,并且示爱,商量包`养事宜,帅男凯一甩自己的刘海,呵呵两声,轻蔑地拒绝了对方,然后又甩了一下刘海,潇洒地走了。第二天他就被城市管理队逮捕,被对方捏造了一个出演黄`色舞台剧的罪名,投进了这座监狱。入狱前他抓着监狱大门不肯进去,如同马景涛一般咆哮道:“那是你妹的黄啊!那是你哥的艺术啊!!!”然后被狱卒一棍打晕过去,抬进了监狱,从此数年过去。

     凯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尽管脏污,但感觉的出轮廓完美,比自己生前的diao丝模样强到天上去了。心想,呵呵,自己叫黄`文凯,这位是黄`戏凯,有缘哪。

     这时,室友女孩来到了凯面前,蹲下来和他的视线平齐,就这样盯着他不放,那是一种审视的目光,凯不明白她要干嘛。

     少顷后女孩开口道:“你就这么想死吗?”

     凯觉得自己没义务为这个*的前任主人做解释。

     女孩脏污的脸蛋鼓起一个笑容,有那么点阴险的笑,说道:“自杀这种事我可不会做,必要的时候,就算牺牲身边的人,我也会保证自己优先活下去。”

     凯知道,她叫安卓,一个刁蛮的十七岁丫头,五年前因为盗窃罪被关进这里。

     凯靠在墙上,眼睛上翻,看着铁栏上栓的那只上吊绳套,问安卓:“是你救我下来的吧?”

     “我还没那么饿。”女孩说道,“所以,你就继续乖乖做我的室友吧。”

     言语中默认,是自己及时赶到,将他从绳套中救下来,然后锁上了铁栏门,防止那些饥饿的囚犯涌进来食用他。

     女孩说完便起了身,来到牢房角落的草席上,准备睡觉。

     她侧卧下来,一手撑着脸笑道:“我怕等我一觉醒来,发现你又把自己吊上去了,所以我先说声永别吧。”然后嘴角带笑地闭上了眼。

     凯不置可否。

     关于这座监狱,凯继续做脑补。

     如今是地球新纪元1502年,这里叫做萨隆卡地下监狱,位于古拉斯的西北部。古拉斯,就是自己之前坠落时看到的那片荒芜死地。

     这座监狱由地面贯入地下极深处,层数惊人,关押着数量庞大的囚犯,其中不乏穷凶极恶之徒。

     凯被关进监狱后的第二年,古拉斯爆发了严重的瘟疫。

     确切的说,这是魔界在微观世界中进行的一场入侵,这些来自另一位面、暂无三维形体的邪恶生命,对人体易感的一种病毒进行了改造。病毒变异之后,使感染的人类统统蜕变成了丧尸。

     疫情爆发后,军队开进了古拉斯,与这些丧尸大军展开混战。在此期间,萨隆卡监狱发生了暴动。为防止这么多的狂徒趁乱逃出,军队联合监狱守卫,彻底封死了这座地下监狱,让这些所谓的人渣自生自灭。

     从此之后,地下监狱与外界的联系便中断。

     两年过去了,囚犯们无法得知,如今地面上的情况如何了。外界再也没有人接触过他们,从这点来看,地面的情况显然不容乐观。

     凯的牢房位于地面往下的监狱四层。因为靠近地表,且有岩石宽隙,这里不至于一片漆黑。

     当初军队封死这里时,监狱的暴动正值狂热之际,甚至男牢和女牢之间也被打通,但通往地面的出口是被彻底封死了。

     军队调用了大型蒸汽机车,搬运巨石、钢架,严密堵塞了出口。

     囚犯们手中没有任何工具,无计可施,只能开始漫长而自由的地下生活。

     萨隆卡监狱拥有一套大型供食系统,以水力做驱动,多年来自动运转,完全摆脱了人工操作。这也是为什么看守撤离时无法关闭它。这座精密的供食系统,是一位神秘工程师的作品。

     在每个牢房中,都有一个供食管道口。这套大型机械,会在中午和下午准时开饭——将淤泥一样的流质食物从管道口排泄出来。尽管吃吧,系统内部储备的食物,足够所有犯人撑上好几年。

     由于系统自带精密的日历功能,每逢节日,那些流质食物中就会拌上肉末。肉来自监狱本身——因为监狱层数太多,为防止瘟疫,方便处理尸体,每层监狱都配有一条垂直向下的抛尸专用管道。

     几年就这样过去,这套机械系统尽管运转正常,但供应的食物日渐稀汤寡水。

     于是,蟑螂、老鼠、青苔、湿木板上的菌类,或者木板本身,都成为了囚犯们的食品。

     后来食品便扩展到,即死即食的人体。

     再后来,就发展成活吃活,但也是少数。几个蓄谋好的同伙,将一个囚犯扑倒在地,统统压上去乱啃起来。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岩石缝隙透进的阳光下,还不算最残酷的。

     最残酷的事情,发生在监狱四层以下。因为四层以下没有岩石缝隙,阳光根本无法进入。原本监狱正常运转时,有用之不竭的油灯和火把来照明。但现在,监狱被封死废弃,无尽的漆黑便从四层向下贯穿,填满了整个监狱。

     四层以上的囚犯,为防止下面的人侵占自己的阳光世界,利用废钢架和石块,堵死了四层与五层之间的通道。几年就这样过去了。

     关于下面的无数囚犯,下面的生存空间,只需想象一下就会毛骨悚然。

     每一天,任何人都看不到任何人,但他们依然要生存,依然组成着一个小型的社会体系。

     只能依靠听觉和触摸,他们瞎着眼暗中策划阴谋,瞎着眼打群架,瞎着眼抢夺食物,瞎着眼爱上某人,瞎着眼强`暴。

     长期不见光,无法使用视力,眼球自然会退化,最终萎缩,坏死。

     在五层和四层通道被封死的位置,凯不止一次地听到,下面有人喜悦地奔走相告:“哎呀!!!我能看见了!我能看见啦!!!”男女老少都有。

     显然,那都是些被漆黑`逼成精神分裂的可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