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对立之势【1】
        远处辰时钟声敲响,百官纷纷进宫朝拜。

         高大的宫墙内,御林军排列着齐整的队伍,迈着矫健的步伐巡视着皇宫的每一处角落。枪尖和盔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无声地宣誓着皇宫的尊贵与威严。紫云追龙旗迎风飘摆,一片碧瓦琉璃,红墙绿树,玉桥精雕,极尽奢华。

         在57阶玉石梯的衬托下,宣政殿更显巍峨。殿门外两根粗壮高大的玉柱上,分别雕刻着两条张牙舞爪的飞龙,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皇权。

         但是在宣政殿内,却是一片哗然景象。

         大臣们纷纷自说自话,搞得面红耳赤,完全不顾及皇位上坐着的那个人脸色已经不是一般的黑。

         认真听来,便可发现,根本不是大臣之间因为某事起了争执,而是几乎某一个大臣在发表了自己的言论后,其他的人要么不说话,要么就全都跟着这个大臣的意思往下说去,慷慨激昂,言辞灼灼。直到皇帝按照那个大臣的意思拍板。

         这样的朝议,这样的局面,已经持续了整整三个月。

         尉迟浩天不禁怀疑,这天下到底是谁的?

         再也不想看这些老嘴老脸的滑头们,一声满含怒意的“退朝”,让正在慷慨激昂的大臣们纷纷一愣,声音戛然而止。

         直到皇帝拂袖而去,不见踪影,才纷纷回神,彼此间互相凝望,根本不知皇上到底为何恼怒。

         思索一下,再和一旁的臣工们讨论一下,确定和自己无关后,纷纷离开。

         踏着57阶玉石梯而下,个个器宇轩昂,红头花色,仿佛自己才是这天下的主人一般。

         尉迟浩天郁闷地漫步在御花园中,这里除了四季常青的植物,和冬日里开的梅花外,其余一概凋零,平日里的五颜六色,到现在也就是单一的绿。就好像如今的朝堂。

         从朋友的角度来说,他知道将莫篱慰贬为常州太守,将莫雪寒滞留在京城的做法很不道义。

         莫梓涵服毒自杀是她个人的行为,莫篱慰和莫雪寒当初应该是不知道的。

         更何况,他是真心把莫雪寒当成自己的朋友、兄弟。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虽然他喜欢莫梓涵,但是莫雪寒这个护卫着他朝阳江山的兄弟,在他心里却更为重要。

         但是当他知道莫梓涵竟然为了一个奸夫服毒自杀的时候,帝王的自尊心便被践踏了。刚开始,他还决定忍,但忍了三个月,满腔怒火终是无处发泄,最后才将莫篱慰贬至常州。

         可莫篱慰走后,许成忠却一支独大。

         刚开始还看不太出来,如今这朝堂一边倒的局面已成明显态势。

         那华阳运河,年年泛滥,往年赈灾的银两也不过就三五百万两,今年却要两千万两。

         华阳太守冯云徵,是许成忠的亲信,这么多的银两最后会揣进谁的腰包,他清楚得很。

         往日他们朋党,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权贵之间有所牵制。

         可如今许成忠这个右丞相把持朝政,手握大权,大肆勾朋结党,打击异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