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拜师
        我去了大娘家把事情跟我父母说了一遍,我父母叮嘱我一个人在外面不要太强硬,该示弱的时候示弱,要圆滑一些,别动不动就耍脾气,我一一答应着,我妈妈一直含着泪拉着我的手,我怕把他们送上车,故作轻松的说道,行了,你们赶紧走吧,有时间我会回去看你们的,爸,开车慢点啊,走吧。说完我转身就走,我不敢看我妈妈已经落下的眼泪,也不敢听我爸爸想要张口在叮嘱我的话,回到屋子里我失声痛哭,想着这一别不知道又是多少年啊,是十年还是两个十年或者三个十年,我回家的时候我父母会不会已经是两鬓斑白的老人了,他们就我这一个女儿可是我却不知道我能不能尽孝道,越想越伤心,最后哭累了,就骂着自己,李雪沫,看看你这点出息,真他妈怂又不是生离死别,赶紧洗把脸去找那老头。

         在老人家,老人住东厢房我住在西厢房,老人跟我讲本月初六也就是后天要举行拜师仪式,一切都等到拜师过后再说。

         在这个村子手机号差到爆,有时候可以连接到一点点微弱的信号,我就凭着这点微弱的信号跟我父母聊天,我妈妈想要给我打电话被我制止了,我真的怕我妈妈打过电话来我听到她的声音会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我自己流泪的时候我都想他妈抽我自己。我妈妈总是在微信聊天的时候叮嘱我说,在那边的饭要是吃不惯也得强吃几口别饿着自己,那边不比家里,你这么怕热那边有没有空调,自己多喝点绿豆汤,知道你自己不会煮我和你爸临走的时候给了那位大娘一点钱让她帮忙照顾你一下……我爸爸则是给我讲了一大堆混迹社会的经验。我就在这个村子里哪有那么复杂,再说了我就在老人的这个院子里,这个院子里除了老人就是两只狗和五只猫。

         初五晚上的时候我兴奋的很晚才睡着,我一直以来都想问的问题终于要有答案了。初六一大早我就跑到东厢房,老人却回我一句,回你的西厢房,到时候我会叫你的,老人的语气有些严肃,我没敢多逗留就回到西厢房,我坐在炕上过了早上,吃了午饭,过了下午,吃了晚饭我就这么一直等啊等啊等最后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在叫我,我连忙从炕上爬起来跑到院子里,院子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张黑红色的长方形桌子,桌子正中央摆着一个香炉上面插着三支香,香炉旁边放着三张黄纸,我本来以为会很隆重的毕竟这个老人这么厉害,可是现在看看心里一阵失落,于是跑到老人身边问道,就这么简单,连点贡品也没有啊?老人听后一愣随后便笑道贡品?看看这世间谁敢要我小老儿的贡品,好了,子时快到了你马上盘坐。听闻老人的话我就席地盘坐,老人拿起那三张黄纸点燃说道。今日无名特收此徒儿,从今往后无名一生做的善事,恶事全部归于我这徒儿,无名这一生得罪的鬼魔,仙身,日后你们可以找我徒儿讨回去,无名特赐名我这徒儿为元乙。老人说完手中的黄纸瞬间烧没了,香炉的香也燃尽了。现在我才知道原来老人叫无名。老人示意我站起身,我问,难道我不应该给您磕个头么?不必!跟我走。我连忙站起身跟上老人,我以为有什么大事,原来只是让我陪他喝点儿。这大半夜的,我就和师父坐在院子里喝着刚刚烧好的一壶酒,吃着烧鸡。

         师父,您这一生做过什么恶事啊,又得罪过哪些鬼魔和仙身啊?我开口问道,我都替他担了那我总有知道的权利吧,别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谁知我这师父竟说到,我这一生没做过什么善事,也没少得罪鬼魔和仙身,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哎呦我去,那我这以后还能活么,你倒是一走了之了,那我可怎么办啊。我心里那可是叫苦连天啊。

         我师父又接着说,元乙啊,不用怕,你得时刻记着你是我无名的徒儿,就什么都不用怕,再说了这世上本就没有善恶之分,谁规定杀几个人就是恶人谁又规定救几个人就是善人呢,救几个人不见得能胜造七级浮屠,杀几个人也下不了十八层地狱。我给你举个例子啊,现在的男人只要是抛妻弃子就会遭人吐骂,说不是啥好人,可是佛教的释迦牟尼你知道吧,他当时是印度的王子,他在出家前也有王妃也有孩子,可他还是抛弃了他们选择了出家,现在人们可能会说他是舍小家救大家,但是我认为他这也是抛妻弃子,他现在不也是接受万人的跪拜么。其实我知道这是歪理邪说但我还是被洗脑成功了,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不算是被我师父洗脑,在我们家我妈妈也供奉了释迦牟尼佛,当时说是不信说是不好奇但也会有意无意的听说或者查阅一些这些佛家的历史,我第一个查阅的就是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佛,我对于他的看法和我师父的差不多。这个晚上我和师父就坐在院子里喝着酒,我师父说了很多,是从他这个房子说起的。

         这个房子的墙壁和大门都是用朱砂泡过七七四十九天的,整个房子的格局是坐南朝北,由于古代帝王的皇宫都是坐北朝南,帝王都是面南背北,古代啊都是把背面视为神位,尊为,之所以面南背北不过就是因为他们以为背靠神灵就等于背靠大树好乘凉了,神灵可以保佑自己的国家国泰民安,自己朝代永世长存。可笑的是哪一个朝代都没有避开战争,哪一个朝代也没有永世长存,但是人们还是傻傻的相信,一直到今天。

         我师父这个房子面北背南,典型的阴宅,当时盖这个房子的时候我师父跟建筑工队说明白意思后建筑工队的工头都懵了,工头干了这么多年的建筑还是第一次有人主动要求盖面北背南的房子那可是犯了大忌啊,工头当时就拒绝了,带着工人们就要走可是我师父却开出了一个工头无法拒绝的价格,房子盖完工头和他的工人们在回去的路上死了,死因到现在也没有查明。我师父说他是可以救那些人的。我说那怎么没救啊。我师父特别平静的回答我,我为什么要救他们,他们干这个建筑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知道这种房子是犯大忌的,可他们还是没有禁住诱惑给我盖了这个房子,钱我也付清了,所以他们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该死的我竟然觉得我师父说的挺有道理的,等哪天我也得跟我师父好好学学这给人洗脑的本事。这个房子里的桌椅板凳什么的上面也都是画了符贴了咒的,比如我拜师的时候那张黑红色的长方形桌子就是拿刚出生的公鸡血加上朱砂拿马尾巴刷的,总共刷了九九八十一遍才出现的黑红色。

         师父带我走进房子后面的树林,穿过树林我顿时就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这竟然是一片坟地,只不过他们的坟头上长满了草看样子是已经很久都没有人来给他们忝过坟了,现在我最关心的可不是有没有人给他们添坟,我最关心的是原来这几天我他妈是与鬼为伴啊。。师父没有讲话又原路返回了,我一时间摸不透这老头想干什么。

         回到院子里,还是坐在院子里还是坐在那张桌子前,还是喝着那壶酒,知道为师为什么带你去看那片坟地么?我摇摇头。师父说,元乙啊,为师给你讲了我这房子的方位格局,又带你看了这房子后面的坟地,我就是要让那些鬼魂以为这房子是阴宅然后都往这跑,来了之后发现又进不了门,最后满身伤痕的回到坟墓里。我不解的问这是为什么?师父随即大笑,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小老儿我就是高兴,他们能奈我何,我就是要把这阴间搅得天翻地覆他们还是得恭恭敬敬的向我行礼,称我一声帝爷,啊哈哈哈哈哈哈。我直冒冷汗啊,是,他们不能奈你何,可是我他妈拜师的时候你可是都他妈归到我身上了,你到时候一走了之世间再无无名,那我呢?那我怎么办,他们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到时候他们只会认我是无名的徒弟元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