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午时了
        第二天我起床看见我爸爸没有出门和我妈妈坐在沙发上,两人脸上都是心事重重的,我走过去问道这是怎么了?我妈妈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我坐下,我看到我妈妈出现黑眼圈了,我爸爸眼睛里也是布满血丝一看昨晚上就是一夜没睡。我妈妈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雪沫啊,你是我们两个唯一的一个孩子,我们两个对你真的是捧在手里含在嘴里,可是我们也知道你一直在怪我们,怪我们把你扔给你奶奶不管你,所以我和你爸爸回来真的是用我们认为最好的方式去补偿你,补偿你童年的缺失,可是妈妈知道你童年缺少的父爱母爱是我们无法弥补的。本来这件事情不想告诉你可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我想你有必要知道了,对于明天去坝上村也好有一个心理准备,你一直都认为妈妈是一个虔诚的佛教信徒可是你并不知道成为佛教的信徒并非是妈妈自愿的,十年前我和你的情况一样,意识清楚但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所以妈妈明白你昨天晚上有多害怕,当时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没有办法照顾你所以只能把你给奶奶照顾,我和你爸爸就出去看病养病,当时我的脾气很倔,当我知道我要给人家看病的时候我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一万个不愿意,就这样我和他们僵持了十年,一开始的时候是几个月大哭大闹一场后来就变成了一周就有好几次,到最后我在也没有力气也没有精力去跟他们抗衡只能妥协,而且在外面的这十年妈妈真的很想你。说完我妈妈已经泣不成声,听完我真的想要抽自己两个耳光,原来这十年我妈妈承受了那么多,我还每天用喝酒泡吧惩罚他们。我爸爸接着说,丫头啊,跟你说这个是想告诉你明天无论什么样都要接受,别犯倔脾气,一具凡身真的没有办法与他们抗衡,老爹以为什么事我都能护你周全,可是这一次……说完我父母就进卧室了,剩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回想着我父母刚才说的话,在我心里无所不能的老爹也说出了这样的话。但是我一想到我以后也要给人看病这个念头一闪我立马摇头否决,我李雪沫的人生绝对不能这样,绝对不能。戒烟戒酒戒色我办不到也根本就不想办到,而我也看不透红尘,我心里闪过一丝决绝。吃过晚饭,我妈妈叮嘱我简单的收拾点行李,明天由于不知道路所以要五点起床五点半就得出发。

         其实说是五点我知道我爸妈根本就是没睡,而我也好不到哪去,明天我爸爸还要开车他已经两个晚上没有睡觉了,我有点担心他,可是我又不好意思开口。第二天我们不到五点半就出发了,我爸爸在超市给我买了一大兜我爱吃的零食,我知道他是怕我饿着,又不知道我们去的那是什么地方我本来就不爱吃饭,他怕那个地方的超市买不到我爱吃的,所以就提前买了一大兜,其实我父母对我好我都知道只是不好意思开口说一句我爱他们,总觉得太肉麻。虽然我们三个都不认识路但是却出奇的顺利但是路程却太远了所以晚上八点半才到的到了村口我一车就懵掉了,我以为这是一个城乡结合的农村,只是眼前这幅景象分明就是在告诉我他是一个落后不能再落后的村子,甚至整个村子只有村头这一家超市,不对确切的说是小卖部。这真的不是我矫情,我也是农村长大的只不过我们那个村子是一个城乡结合的乡村,这种落后的村子我只在电视里看过。我们只能在一家住户家借住一个晚上其实这个村子的人们真的很朴实,我们借住的那家那个大娘很热情,我爸爸给了那个大娘二百块钱,大娘不要我爸爸执意要给,大娘不好再推脱只好收下,我们一家住在西屋。一觉醒来空气不错,看看时间才早上七点,可是大娘都已经干完农活回来了,我还觉得我自己起的挺早呢。大娘想要给我们做点早饭,大娘在灶台前忙着烧柴火,我蹲在一边就问大娘,大娘咱们这个村子有寺庙吗?大娘讲着方言但是我努力听还是可以听得懂,没有寺庙,倒是村子东头有一个道观,等会吃完早饭你们到是可以去玩一圈。难不成我要信道?吃完早饭我们一家就去了那个道观,这个道观看上去算不上太好但也不破勉勉强强吧,朱红色的道门,道门前面是九阶台阶,台阶下坐着一个老人,我以为他是要收门票的,毕竟现在很多寺庙是要收取门票的,可是左右看看也没有卖门票的地方,老人也没要,我们也就没在意,经过老身边时,老人却叫住了我小丫头啊,过来。我狐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毕竟他只是一个老人,我走到老人面前老人看了我一眼当时就站了起来,老人站起来我才看到老人穿的是民国时期的长衫,却留着满清时候男人们留的金钱鼠尾辫,这老爷子打扮成这样是人是鬼啊,看看老人脸上的皱纹我觉得这位老人少说也得八十岁了吧,老人始终是没有讲话,又坐下了。我和我父母就走上台阶进了道观,道观的道长看到我只说了一句话,无量天尊,贫道是这道观里第一百三十七位道长,贫道的道观太小怕是容不下您哪,您请回吧。我爸爸想要开口讲话,却被道长抢先,无量天尊。道长身后的小道童冲我们说道,无量天尊,请吧。走出道观的门我有些闹脾气,这什么意思啊?看样子我父母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往前一看却看到那位老人已经站起来看着我了,我走下台阶说道,老人家,您老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讲啊。询问的语气,可是我的心里却已经确定这位老人绝对有话跟我讲。哈哈哈哈。老人突然笑了起来,用手捋了捋自己那花白的胡子,说道,小老儿我活了这么久总算是让我看见了。小丫头,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跟小老儿我来一趟。说完,老人见径直向前走去,我还站在原地,似是知道我没有跟上老人又说,我知道他们没有留你,跟小老儿我走吧,小丫头只有你一个人来就行。我觉得这位老人好神秘,我之所跟老人走纯粹就是因为我的好奇心驱使我,转过头跟我父母说,放心,爸妈我不会有事,你们先回去去大娘家等着我。我爸爸没有讲话只是递给我一把弹簧刀,我握住弹簧刀放进我的口袋里,我妈妈一直不放心的看着我我给他一个会心的微笑,直到我看不到我父母的身影,我才赶紧跟上老人,老人似乎是有意在等我一直慢悠悠的走着,我跟着老人的步伐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到老人家的时候我看看了手表的时间已经中午十二点了,这么说我们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到的老人家里,更让我震惊的是老人的房子周围是一片荒地后面就是一片树林,一户人家都没有,简直就是个孤岛啊。我去,光是白天我他妈就感觉满阴森恐怖的,这老人晚上还在这睡觉。老人的房子倒是蛮好的无论是墙还是门都是朱红色的,走进去看看院子里院子的正中央是一张竹子做的躺椅,右边是两棵树树上拴着一张吊床,躺椅的左边放着一张比躺椅稍微高一点的桌子,桌子上摆着一壶酒,一只烧鸡和一只烤鸭。再无其他,倒是显得这大院子显得空落落的。看完了,可觉得小老儿的生活怎么样啊?您老挺会享受的。我想不出别的语言。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大笑,我就看到老人的脚轻轻一蹬地就坐在了吊床上,随后对我说,小丫头你也坐。他指着我身后的那张躺椅,我坐下之后还是在惊讶刚才老人那个轻巧的步子,只那一下我就可以感觉到这个老人绝对不简单,那张吊床虽说吊的不算高可是也不矮呀,即便是我可能也要踩一个小凳子才可以坐上去吧,毕竟吊床的稳定性可不好,更别说一个年迈的老人了。老人抬头看看太阳说道,小丫头啊,午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