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佛祖不渡地狱不收
        我一直看着坐在吊床上的老人,等着他说下文。谁知这老人竟然盘坐在吊床上闭目养神,不再往下说了。我心中冷笑一声,爱说不说,我也随即躺在躺椅上轻晃着躺椅,谁都没有在讲话。

         看来小老儿我还没有老眼昏花,没看错人,是个沉得住气的。我正闭着眼睛,我就听见老人说了这么一句话。我缓缓的睁开眼睛,直起身看着老人。老人看着我说,未时了,这个时候可是一天当中最舒服的时候。我看看手表已经一点半了。

         小丫头,知不知道道观的道长为何不收你啊?我看着老人回到,不知道,还望老人家指点一下迷津。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大笑,接着说那个道长就算有一百个胆子也绝不敢收你,是不是有人让你这小村子的?我点点头说,是。然后还把那天晚上发身上的事告诉了老人。老人却回答了我一句,你不说,小老儿我也知道,不然你就不会出现在我的院子里,坐在我的躺椅上了。我心里一阵汗颜,我靠,这老人一口一个小老儿自称我还以为他是个谦虚低调的老人,敢情这么狂妄啊。

         老人家接着又说,小丫头要不是因为你陪着你母亲去拜山你本应是在二十五岁才能来到这个村子的,没想到现在却提前了七年啊。我不解的问,这跟我陪母亲拜山有很大的关系么?

         别急,你听小老儿我慢慢说。

         老人依然在吊床上盘坐掌心朝上左手放在右手上两只手叠合在一起放在下丹田前缓缓开口说道,你自出生身上就带着东西,你是午时生人,午时是一天里阳气最强的时候也就是阳气到达极限的时候阴气马上就会产生,你的身体可谓阴阳相称,甚至阳气还会高于阴气一点点,女人本属阴,男人属阳,可你却相反,换句话说这叫女生男命啊,本就有伤天和若非他跟你一起出生,祖上积德你根本就活不到现在啊,再说说你的名字,李雪沫,结合生辰八字你在一天里阳气最圣太阳最猛烈的时候出生,却叫了一个至冷至阴的名字,这是阴阳调和,本来男女结合才能做到阴阳调和,可是你却不需要,这是违背了天命,你这样的生辰八字一般的小鬼见了都是躲之不及可你却偏偏喜欢在夜里出去,尤其是子时,你这么一活动那些鬼混早就乱作一团了。

         说到这老人戛然而止,我再回想着他说的子时也就是夜里二十三点到一点那可是酒吧最热闹的时候我肯定是活动频繁啊,我怎么知道那些鬼魂啊,再说了我根本就不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到现在我还是没有弄明白让老人这么一说反而更懵圈了,老人见我的样子笑着说,把小老儿的酒壶扔过来。我拿起桌子上的酒壶想要起身送过去,哎,不对,他刚才说什么扔过去,这距离可不远啊,但是我也是玩心大起既然他说扔的那我就给你扔过去,我拿起酒壶朝老人就扔了过去,老人还是保持盘坐的姿势,身子稍稍向前一倾酒壶稳落在他的掌心,瞬间我就惊呆了,这小山村原来还住着这样一个老人啊。

         等老人喝完酒我开口问道,老人家,您还没跟我说这跟我陪我妈妈去拜山有什么关系呢?

         呵呵,我还以为你会问我跟你一起出生的那个人是谁呢,那小老儿就先回答你这个问题,你本身就活得洒脱不信佛不信道,你身上的东西也是一样的,但是你这一趟拜山拜的可是寺院,寺院是佛家清修的地方,所以你身的东西只能提前出来了,而你的使命也要提前执行了。听老人说完,我才明白过来,我还以为随便磕几个头没事呢。

         我接着又问那我的使命是什么?

         你的使命当然是接替我啊。我靠,这都什么情况,难道是接替你继续在这小破山村里住着,我心里这么想,可嘴上没说,只是问了一句,那您是干什么的?从我在道观看见老人一直到现在老人的种种让我觉得这个老人绝对不只是一个山村老人那么简单。

         老人微微一笑说道,我不属阴间不属阳间,可是阴间无论是谁见了我小老儿都得敬我三分,就算是阴间的阎王,万鬼之王的鬼王见了小老儿我都得恭恭敬敬的称我一声帝爷。

         我靠,这老头也太他妈能扯了吧,还不属阴间不属阳间,亏得他编的出来,什么阎王什么鬼王的说他像是他见过是的,我竟然还他妈跟这个神经病老头聊了这么长你时间,我心里虽然这么想可是嘴上还是一个字没说毕竟他是个老人,尊老爱幼中华美德这点德行我还有的,但是我也起了起身离开的念头。老人似是看透我的心思说道,小丫头,别觉得我是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儿,小老儿我都活了一百五十六年了,就是为了等你啊,等你来接我的班,这样我也好去了。老人不说这句话还好,他这么说完我都觉得他不是人了,我立马把手伸进口袋握紧我爸爸给我的弹簧刀。

         抬头看看天老人又说,酉时了,太阳快没了,小丫头你在躺椅上好生坐着。说完老人闭上眼睛嘴里念了一句什么,随后我就感觉四周起风了,我下意识地抱紧了身体,这大夏天的怎么起这么凉的风,随后我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衣服一个身穿黑衣服都得两个人单膝跪地掌心朝向自己左手放在右手前面胳膊端平低着头恭恭敬敬的像老人行礼开口称了一句帝爷。老人微微点头示意他们起来,老人看向我说,小丫头,这是无常二爷。两人一听老人这么介绍他们马上低头行礼说道,帝爷小的不敢。我呆呆的看着老人,再看看老人身边站的这两位他们头上都带着长帽,这穿黑衣服的长帽上写着天下太平,穿白衣服的长帽写着一见发财。这难道就是黑白无常?这黑无常一脸凶相,这白无常看起来就和善多了笑颜常开的。

         黑白无常转过头看着我皱起眉头却没敢开口,老人说,无妨,有话就说。黑无常才弱弱的开口说,这位姑娘倒是真的适合做帝爷的接班人。白无常也弱弱地说了一句是。老人哈哈大笑说,那是自然,只有这小丫头才配做我小老儿的接班人。黑白无常行礼应和着说是。行了,这里没你们的事了走吧。黑白无常行礼告退,只是一瞬间就再也看不到二人的身影,刚才放佛就是一场梦。

         老人看着我,小丫头,这下你总该信我小老儿了,行了手从口袋里出来吧,这都一百多年了能伤我的人寥寥无几啊。这都被人识破了我也没什么好藏的了,再说了就凭我怎么可能伤的了他啊。其实在我那天晚上亲身经历过我就相信这个世界上不止有人和动物的存在也有别的东西,只是今天见到老人和老人刚才做的有点不可思议。

         老人见我怀疑的神色渐渐退去才从吊床上下来说,走,去后院。我呆呆的跟着老人,绕过东西房到后院后院的门也是朱红色的,推门进去,院子不大只养了两只藏獒,五只黑色的身体眼睛却泛绿光的猫。猫是属阴性动物,猫是可以看见人看不见的东西的,而那两只狗是可以与脏东西厮杀的。我猛然间想起老人说我要接他的班,他要走了,可是他明明说自己不属阴间啊,那他去哪啊,想到这我就开口问老人。老人只是轻笑了一下,说白了就是死了,但是我死后没有魂魄也没有肉体,就像这世间从来没有这个人一样。我突然感觉到老人语气里的一丝落寞。随后老人又接着说,小丫头啊,我那会跟你说你违背天命有伤天和,又搅得小鬼们不得安宁虽是无心的也没用,你这就是佛祖不渡,地狱不收啊。本来是不管活多久你和小老儿是一样的死后没有魂魄没有肉体,但是你比小老儿幸运啊。